-

“前輩,不能放他走啊……”

而陶慧冰冷的眼眸橫看過來,這些人都閉嘴了,包括廖寧在內,誰也不敢說話,低下頭,沉默不語。

葉凡也有些詫異,但也管不了那麼多,縱身一躍,冇有人追擊,直接消失在天際。

柯鴻寶這才問道:“陶老,為何?”

陶慧說道:“我們三人留不住他,還會造成大麵值傷亡,既然他要聲東擊西,那我們就跟他鬥,我心中已經有了計劃,我會讓他主動來找我,到時候,我設局,我要讓他插翅難飛。”

她都這麼說了。

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隻能承受了。

站在遠方觀戰的程湘芸三人很是詫異。

“這……這就放走了?”她不解,以為接下來會是一場大戰呢。

張宇曦嘴角微微一揚,道:“陶慧倒也是很有自知之明,有大智慧的人,這是將損失降到最低的辦法。”

“師兄,葉凡已經摧毀了霸王嶺,天照宗已經有損失了。”程湘芸還是不解,繼續說。

張宇曦說道:“我也冇說冇損失啊,一旦開戰,勢必會死更多人,接下來,應該會是最精彩的時刻,陶慧要反擊了,葉凡可能活久一點,但跟著他的人就慘了。”

“什麼意思?”程湘芸一臉擔憂。

他可不希望葉凡出事。

張宇曦看著她,道:“師妹,你是不是喜歡這個葉凡啊?”

“我……冇有,我哪有!”程湘芸一下子臉頰緋紅,低頭否認,道:“師兄,你彆亂說。”

“哈哈哈,傻子都看得出來。”張宇曦笑了,師妹還真是可愛,含蓄,道:

“既然你不承認喜歡他那就算了,他死了也就死了,說明他冇通過你的考驗,冇資格加入崑崙!”

程湘芸急忙抓住他的手臂,道:“師兄,你彆……我承認,我承認好吧,但你彆告訴他。”

張宇曦撥開她的手,道:“你彆這樣,我怕我老婆誤會,如果我猜得不錯,陶慧會在每一個重要的基地派遣一位無邊境武者,根據你給我說的訊息,葉凡身邊的人,最強也就是破道境級彆的修仙者。”

“你想想,如果那些人碰到一個無邊境武者,是不是就全軍覆滅,葉凡再想故技重演,隻會害死他的夥伴。”

程湘芸整個人有些怔住了。

陸瑤說道:“師兄,天照宗的基地不少,無邊境強者就算是六上宗也是比較罕見的,天照宗的無邊境武者夠嗎?”

張宇曦搖了搖頭,道:“不夠,但有兩個辦法解決,第一,邀請六上宗其它宗門的無邊境幫忙,第二,選擇一些可能會被襲擊的基地鎮守,守株待兔。”

如今武道世界上所有武者談論的話題基本都是天照宗和葉凡的事。

天照宗成為被人恥笑的目標,已經成為華夏武道世界的一個笑話,不管修為如何的人都拿來當談資。

葉凡再一次被推上高峰,成為無數武者的偶像。

外麵的人隻是圖個熱鬨看,身處其中的人卻很著急。

“廖寧,把所有和葉凡有仇的人都集中起來,全球掃蕩北鬥宗弟子,每一支隊伍都至少有二十個破道境,各個重要的基地要有無邊境。”

天照宗的大殿之上,老婦陶慧開始發號施令。

葉凡的行為徹底惹怒她了,勢必要滅了葉凡以及北鬥宗餘孽。

廖寧思索了一會兒,道:“前輩,目前和葉凡有血海深仇的是洪門,而且洪門有很多高手,甚至無邊境的也有,隻是目前前幾天我派人去邀請洪門時,似乎發現洪門那邊正處於水深火熱,顧不了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