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務員,來一瓶茅台,有嗎?”

“來一箱!”

一道聲音傳來,一道人影走向葉凡,是個女子,一身黃衣,手持一把利劍,坐在葉凡對麵。

露出淺淺的笑容,皮膚不是很白,偏古銅色,利劍放在桌麵上,看著葉凡,道:

“葉宗主,在下黃靜雯,來自紫雲門,一直聽說你的事蹟,今日特來見識見識,一起喝個酒,一切消費算我賬上,如何?”

葉凡看了一眼,臉頰稍微寬了點,但臉部線條、棱角很分明,修為也不低,更主要的是在這種關鍵時刻,居然還敢主動出來和自己接觸。

單憑這一點就值得結交。

“你都不怕,我怕什麼!”葉凡很無所謂。

黃靜雯看向服務員,道:“把你們這兒最好的都拿上來,有什麼妖獸肉嗎?拿上來。”

服務員一看,大客戶啊!

她看向葉凡,問道:“葉宗主,你剛剛為何要留下那人一命啊?不說說見一個殺一個嗎?”

葉凡微微一愣,有點尷尬,被看出來了,道:

“他活不成了。”

一箱茅台送來了,黃靜雯拿起一瓶,倒滿兩碗,給葉凡一碗,舉碗。

兩人碰一下,一飲而儘。

“你早就知道那邊的戰鬥,那人被你踢過去,是你故意的吧?”

“……”

葉凡不知說什麼,這人的眼睛還是狠毒辣的。

她繼續說道:“你打算什麼時候殺過去,據我所知,方元駒已經喊人了,估計一會兒會有一場大戰,但好像不是為你而來的,但我又覺得跟你有關,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真是個敏銳的女孩呐!

葉凡拿起一碗酒,一飲而儘,一臉享受,說道:

“看破不說破,咱們還能當朋友。”

“嘿嘿,這麼說你這是承認跟你有關係咯!”黃靜雯笑了笑,掃視四周的人,那些人急忙散開,不敢再圍觀,她這才說道:

“你放心吧,我跟其他人不一樣,我不是來幫天照宗的,我就是單純的對你比較好奇,最近聽你的故事都聽得耳朵長繭了。”

這時,服務員上菜了。

葉凡並不打算跟她透露任何東西,開始吃菜。

冇多久!

又有好幾個天照宗的弟子出現,氣勢沖沖的殺來,當看到葉凡後,他們後退了,想要撤出酒樓。

已經遲了!

葉凡輕拍桌子,一把黃豆被彈起,隨即,手一揮,黃豆彷彿化作利刃,破空穿過,擊穿天照宗弟子的眉心。

一個都逃不掉!

那些人甚至都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躺在血泊中。

出手極快,乾淨利落。

又引來周圍的大片議論之音,但他並不在乎,吃著菜,喝著酒,一臉享受。

不過已經有不少人離開酒樓,遠方還有一場更精彩的戰鬥,他們要去觀戰。

“越打越厲害,據說望海樓很多隱藏的強者都出來了,居然能和天照宗的弟子打成平手,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一直以為望海樓就是個娛樂場所,頂多買賣情報,冇想到隱藏這麼多大佬,難以相信啊!”

“望海樓的來曆可不簡單,最近崛起的組織中,也算是很猛的一個,居所拉攏了很多強者。”

“……”

望海樓的崛起是有目共睹的,雖然不及北鬥宗那麼耀眼,但也差不了多少,主要是兩個宗門的發展方向不同。

望海樓有各種娛樂、鬥獸場、擂台、靈藥買賣、妖獸買賣、情報買賣……

他的聞名不是戰力值,而是靠這種。

所以給人一種錯覺,望海樓戰力應該不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