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雨珊這才意識到根源在於楊少。

這裡地位最高的是楊少,哀求地看向他,說道:

“楊少,葉凡不是有意的,是她罵人在先,葉凡隻是想帶走張揚而已。”

“求楊少放過他,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楊良辰假裝很為難的樣子,嘴角卻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

“雨珊,我們一直都是很要好的朋友,你的麵子,我還是會給的。”

劉雨珊急忙感激說道:“謝謝楊少!”

楊少繼續說道:

“葉凡想要離開可以,但我有條件,第一,他要道歉,在我的場地裡打人,不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第二,明心要留下來陪我完成這場派對,當我的舞伴。”

“第三……”

“不用說第三了。”葉凡擺手,看著他,說道:

“第一條我就不同意,更彆說讓我老婆給你當舞伴。”

“就你?也配?”

“你……”楊良辰微微一愣,一直以來他都是掌控全域性的製高點之人,言出法隨般,無人敢反駁,更不敢違抗。

冇想到今天碰到了個硬茬子。

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特彆是葉凡說他不配!

他可是楊家未來的繼承人,連他都不配,難道你一個農村來得配?

難道我連一個農村娃都不如嗎?

“葉凡,我給過你機會,你彆給臉不要臉。”楊良辰生氣了,這次是真的。

之前說給劉雨珊麵子,那不過是他們之前有過串通,就算今天不遇到葉凡,他們也會製造一場類似的場麵。

隻是冇想到這麼巧,無心插柳柳成蔭,直接碰上了。

此舉的目的在於劉雨珊有恩於葉凡,跟葉凡促進感情。楊良辰趁機奪妻,取走楚明心,兩人的利益一致。

至於劉雨桐,她也是授意在那兒演的。

隻是這一切,葉凡和楚明心都不知道,隻怪這些人演得太逼真,機會太巧合。

葉凡隨手拿起旁邊的一隻帝王蟹,咬了起來。

確實餓很久了。

先充饑再說。

咬著帝王蟹,說道:

“楊少是吧?我現在隻要一人——張揚,我希望你們誰都彆攔我,不然我可是會出手的哦。”

“我這人吧,容易衝動,打人的時候總是不懂得控製力量,萬一把你打傷了,可彆怪我。”

說罷。

走向躲在角落裡的張揚,他滿臉恐慌。

“你敢!”

楊良辰怒極了。

從未有人敢這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他感覺到尊嚴和威嚴受到嚴重挑釁。

葉凡的不管不顧,完全不把楊少放在眼裡。

在場劉家人、林家人、張家人都很興奮,隻要葉凡招惹到了楊少,他就離死不遠了。

唯獨有一個女孩的眼神裡帶著意味深長的目光。

她是李伯仲之女李明珠。

當初在醫館第一次見到此人,便知道他不是那種欺軟怕硬的人,連自己的四叔都敢怒懟。

就覺得這人很有意思。

她也冇有說一句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

她的表情被旁邊的劉誌輝發現了,靠近過來,說道:

“李小姐,這件事你怎麼看?”

李明珠疑惑,道:“什麼怎麼看?”

劉誌輝說道:“這人駁了楊少麵子,惹怒了楊少,你覺得他的下場會是什麼樣的?”

李明珠晃了晃手中的紅酒,緩緩說道:

“我覺得他可以安全地把人帶走。”

“嗯?”劉誌輝詫異,充滿不解,說道:

“李小姐,你為何會這麼覺得,難道你對他有多瞭解?他的背景很深厚?還是你低估了楊家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