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威有種不祥的預感,環顧八方陣法,原本還有些淡定的,內心想著,就算是天師府佈置的陣法,隻要不是天師府的術法者掌控,他們也能破。

這一刻,卻看到了天師府的人出現。

“所有的術法者都是你們天師府的人?”

“也不是,望海樓也有術法者,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我們天師府的弟子,我們都欠望海樓的人情。”

“這……”張威直接就有些懵了。

啥情況!

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從遠方本來,一頭白髮如雪,披薩在肩上,手裡拿著一把逐日劍,劍氣淩然,整個人散發出一股仙氣,宛若劍仙。

站立在望海樓那一方,目光盯著張威等人。

“白虹雪……神龍組……怎麼連你們也……”張威更加懵掉了。

白虹雪的戰力很強,前不久在邊陲魔鬼之角那一戰,展現出驚人的實力,據說最近又有所提升。

如今戰力恐怕更強。

白虹雪很淡然,道:“原來是天照宗啊,他們不是絞殺北鬥宗,跑來騷擾望海樓做什麼?害得我提前出關,你們在聊什麼呢?趕緊打完收工!”

話畢,也不由分說。

一劍掠殺過去,劍勢驚鴻,炙熱的劍芒撕裂殺去,化作一道白光殺向張威。

站在安全堡壘的很多人都懵了。

看到一個個來自不同組織、不同宗門的人都過來幫助望海樓,而且來的都是強者,都是對天照宗弟子有威脅的人。

他們驚呆了。

“這……望海樓居然能讓這麼多強者來幫忙,不惜得罪天照宗,還真是意想不到啊!”

“劍神塚、神龍組、天師府、還有琉璃穀……那是琉璃穀的陳傑玲吧?她怎麼也來了。”

“冇聽出來了,來的這些人都是欠望海樓人情的,都是來還債的,就算琉璃穀是六上宗之一,但欠債還債,那也是天經地義的。”

“……”

這一幕,也確實讓葉凡有些驚訝。

看來不用他出手了。

越來越多的強者趕來支援望海樓,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

讓葉凡有些詫異的白虹雪的出現。

自從一起出了凶地,白虹雪看了一眼被摧毀的北鬥宗之後,便離去,不知所蹤,冇想到會在這裡再次相遇。

還是為望海樓拔劍相向。

他的劍術葉凡是見識過的,很強。

他也不想廢話,直接出劍,殺向敵方,其他人也冇有再廢話,直接殺過去。

一場混戰就這樣開始了。

“怎麼會……那是我二伯,他……”黃靜雯盯著戰場中的一位中年男子,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他也欠望海樓的人情?這……”

“你二伯?”葉凡也有些詫異,道:“那你不去幫忙嗎?”

黃靜雯說道:“你怎麼不去,你對望海樓的情報需求量那麼大的人,應該也欠著望海樓的人情債吧?”

“不欠,我向來都是等價買賣,概不賒賬。”葉凡堅決的說著,目光盯著戰場,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麵孔。

池小天的母親和父親以及不少池家的人都上戰場了。

他的母親比以前強太多,出手狠辣,和老公聯手,斬殺不少敵人。

雙方似乎有些不分伯仲。

嗡!

陣法之力再次增強,一個巨大的封印從天而降,隨即快速延伸出十幾個小封印,不斷加持在下方陣法。

而巨大的封印之上站著一道麗影——莫乾玲!

莫乾玲的身後還有二十多位術法者,也紛紛出手相助。

強橫的陣法之力加持,壓製下來。

天照宗弟子們直接就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