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力大跌!

“為什麼?為什麼?”

“連港島的術法者也幫他……我不甘心……”

天照宗不少弟子被屠殺,整個城池的上空被染紅了鮮血,大量的殘肢斷臂,遍地的痛苦哀嚎。

原本囂張的天照宗弟子變得很恐慌。

“想走?你們一個也走不了!”

柴藝揮動手中利劍,享受著陣法和封印的加持之力,掠殺過去,一劍斬殺八位想要逃出陣法的人。

濺的一身血,她一臉享受,舔了舔嘴唇邊的鮮血,猛然轉身,看向戰場,一片狼藉,無數天照宗弟子被殺。

就在這時!

一道恐怖的力道直接透過陣法,殺過來。

“啊……”

柴藝被打傷了。

暗處還有不少人被擊飛,那些術法者被陣法之力反噬,吐血不止,還死了一些。

連莫乾玲都臉色蒼白,嘴角溢血,猛然轉身,看到無邊境武寬站在陣法之上。

“居然是無邊境武者!”

若不是有強橫的陣法抗住,柴藝已經是死人一個。

“老婆!”

池永華急忙奔走過來,抱起重傷的老婆,再抬頭,看到武寬站在高空之上,俯視著下方的一切,眼裡儘是藐視。“無邊境,居然是無邊境!”

一位天師府術法者被陣法之力反噬,臉色蒼白,口吐鮮血,性命垂危。

“你怎麼樣?”陳玉娟急忙過來檢視,以真氣幫助他穩住精神世界,同時看向天空之上的武寬,道:

“無邊境的出現,我們是冇想到的,恐怕咱們撐不住啊!”

他們這些人都是曾經受到過北鬥宗的恩惠,收到池小天的邀請,馬不停蹄的趕過來,隻要幫殺天照宗,他們還是很樂意的。

之前在邊陲魔鬼之角時,他們也聽說了葉凡的事,很是憤怒,想要給葉凡報仇,所幸後來得知葉凡冇死,正在尋求辦法報複。

他們若不是礙於身份不能直接出手,早就親自找到葉凡,主要幫忙了。

這次,褚良帶著他們前來幫忙,他們很樂意。

言語中!

空中的武寬揮動手中的大龍刀,這一刀欲要斬破護城大陣,徹底摧毀整座望海城,一旦冇有了陣法的壓製。

天照宗弟子虐殺這些人還是有很大希望了,至少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被屠殺,如此淒慘。

無邊境強者的一刀怒砍,引動八方雲動,空間彷彿在崩碎,刀芒恐怖至極,隱約間看到刀芒化作一條巨龍咆哮而出。

撲下來,直奔戰場人群。

嗡!

一個巨大的封印誕生。

那是莫乾玲的手段,雙手結印,腳下的封印變得格外金黃,十分耀眼,還有詭異的符文在流動。

陣法更是發出亟亟響聲,與她的封印相呼應。

“諸位術法者——助我!”

嗡嗡嗡……

一個個金燦燦的封印出現,飛擊過去,和她的巨大封印連接在一起,雄渾的封印之力擋在前方。

形成一個難以想象的護盾,近光照耀半邊天空。

莫乾玲一臉嚴肅,帶著傲然,盯著咆哮下來的龍氣刀芒。

“吼!”

一聲龍吟,另一條巨龍從不遠處襲來。

那是劍龍,劍氣、劍芒、劍意、劍勢相互作用,凝練而成的巨龍。

白虹雪手持逐日劍,化作龍頭,廝殺過來。

“我也想看看無邊境到底有多強!”

黃靜雯的二伯揮動長劍,劍勢驚駭,引動天地之力、殺過去助陣。

“都說無邊境絕世無敵,我也要嘗試一下,這是一個機會!”

琉璃穀的人也殺上去了。

“還有我!”

劍神塚的人也殺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