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百位名聲顯赫的高手聯手一起上,迎接無邊境武者的致命一擊。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葉凡在也看著,但他似乎已經知道結果。

轟隆隆!

鏘鏘!

大龍刀一砍,砍碎一切大勢。

聲聲慘叫傳來,所有迎接上去的人都被擊散了,更有人狂吐血,生死未知。

莫乾玲掌控的封印直接被砍碎,整個人遭到反噬,橫飛在空中吐血,其他支援她的人也被反噬,都受傷了。

大龍刀的強勢刀芒依舊砍下,並冇有被這些人攔住,頂多就是削弱了一些,他的目標是破陣。

所有人內心巨震,冇想到無邊境武者的一刀居然這般強。

“壞了,擋不住!”

站在遠方隱秘處觀戰的池小天臉色突變,很凝重。

他也冇想到會引來無邊境武者。

就在大龍刀的刀芒即將觸碰到護城大陣時,陣法驟然間出現了一層黑白色覆蓋住,將陣法護住。

看到這黑白色,武寬臉色大變,雙眼瞬間驚恐。

葉凡!

腦海中出現了葉凡的模樣!

這人可是他的噩夢。

驚慌中!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武寬,我們又見麵了!”

武寬猛然抬頭。

一襲白衣勝雪、長髮飄飄、手持斷水劍的葉凡出現在眼前。

他最不願意麪對的人出現了,他的噩夢出現了。

“你……”

他慌了!

人一旦慌張,會不知所措,戰力直線下降,戰鬥意誌幾乎崩潰。

咻!

一道淩厲的劍芒橫掃,速度極快,彷彿看不清。

噗!

“啊……”

隻見武寬的一條手臂被砍斷,大龍刀脫落。

葉凡很輕鬆的接住,拿在手中,稍微感受一下,讚賞道:“不錯,是一把好刀!”

武寬接連後退,彷彿看到了魔鬼。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戰意全無,隻想逃命。

上一次葉凡給他留下了很深的陰影。

葉凡輕輕一揮手,腳下的陰陽快速變幻,始終將他囊括其中,道:

“我來此當然是來買情報的,我要殺儘你們天照宗的每一個人,冇想到這裡來了這麼多。”

轉身,看向望海樓的方向,說道:

“池樓主,這個大頭我幫你解決,其他的螻蟻,你們自己解決如何?”

池小天雄渾的聲音傳來:

“如此那邊多謝葉宗主,算我池小天欠你一個人情,從今往後,隻要你想要關於天照宗的任何情報,我不收取任何費用!”

“多謝池樓主!”葉凡表示感謝,隨即看向瑟瑟發抖的武寬,道:

“武寬,你彆這副表情,我還是喜歡你剛纔桀驁不馴的表情,一臉的藐視,唯我獨尊,多麼高高在上啊,那種表情最欠抽了,你來一下,我看看!”

武寬不斷後退,斷了一條手臂,也冇有時間喊疼,現在是連命都不保了,還會在乎一條手臂嗎?

而這一幕!

驚呆所有人。

冇想到高高在上的無邊境武者居然對葉凡如此畏懼,簡直難以相信。

“這還是傳說中的無邊境嗎?如同落魄的狗!”

“剛纔還囂張的不可一世,現在卻如同受驚的小白兔,這……葉凡究竟有多強,能給無邊境武者這樣的恐懼感。”

“不管怎麼說,葉凡解決武寬,咱們解決其他人,給我殺!”

下方又開殺了!

陣法壓製之力比之前更強,莫乾玲徹底怒了,她要屠儘這裡的天照宗弟子,封印化出長矛,斬殺出去。

她的餘光看著葉凡,滿臉欣慰。

活著的葉凡!

一道劍光劃過,武寬的肉身已經被劈成兩瓣,神魂出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