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鬥宗被滅,那是葉宗主苦苦經營的心血,從你這麼多天的表現,你也想要滅殺天照宗,我這些資料可助你一臂之力,你覺得如何?”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道:“我想要那些資料,同時還想跟你借幾個人。”

目光掃視在座的幾位武者,搞得大家一臉懵。

池小天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嘴角微微一揚,不愧是葉凡,你很會配合我演戲,道:

“葉宗主,你想要誰?如今我望海樓和天照宗已經結下仇怨,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不管你要誰,隻要我能給你的,絕對不會猶豫半分。”

葉凡看著前方,以目光鎖定,道:“我要他,她,還有這兩位……”

池小天嘴角一揚,隨即裝作有些為難的樣子,看向那幾人,道:

“葉宗主,你真會開玩笑,這位是琉璃穀的陳傑玲前輩,不屬於我望海樓的人,我做不了主呀!”

“這位是紫雲門的黃厚德前輩,我也做不了主。”

“這位是劍神塚的丁文柏前輩,這位是神龍組的白虹雪前輩,這位是港島頂級術法者莫乾玲前輩,這……這些我都做不了做呀。”

這些人也有些疑惑,葉凡居然會點名要他們。

葉凡喝一口茶,道:

“我聽說他們都欠你望海樓幾次出手的機會,我要一次,不過分吧,要知道,一個無邊境武者可是無價的,你拿在手裡,可以要挾天照宗。”

池小天思索了一會兒,喝一口茶,看向下麵的各位,道:

“我是可以借給你,但各位前輩願不願意,我就決定不了了,還得看他們的意見。”

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這些人身上。

他們也有些一時不知該如何應答。

“我冇意見!”白虹雪第一個開口,看向葉凡,道:

“一次出手機會而已,我很期待和葉宗主並肩作戰!”

有了第一個開口,第二個就不難了。

第二個開口的是劍神塚的丁文柏,道:“我一直聽說葉宗主很強,還是從邊陲魔鬼之角的深淵走出來的,我劍神塚的白木劍主也從裡麵走出來過,實力大增,今日我見到葉宗主的戰力,很震撼,我也很期待和葉宗主並肩作戰,多一份經驗,還一份人情,有何不可!”

其實葉凡最關注的的是琉璃穀和紫雲門的這兩位,不過丁文柏和白虹雪率先開口,做了表率,也很感謝他們。

終於,紫雲門的黃厚德開口了,道:

“葉宗主,我聽過你的名聲,剛纔也感受到了你的強大,我跟你並肩作戰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條件!”

葉凡疑惑,問:“你說!”

“我想要一劍,你毀掉武寬的那一劍,充滿古意和毀滅氣息的那一劍。”黃厚德當時有注意到。

那一劍之威不是常人所能施展出來的,必定會和銅棺有關,那股氣息,那古老的劍意,他渴望。

他如果和葉凡聯手,背後的宗門可能會被牽連,他這個決定是要很謹慎的。

“二伯!”黃靜雯有些詫異,冇想到二伯居然同意了。

黃厚德看了她一眼,道:“我會跟門主解釋清楚的,這純屬我個人行為,和宗門無關。”

黃靜雯說道:“二伯,我冇有怪你的意思,我也想參戰!”

“你不可以!”黃厚德馬上拒絕,道:“你是宗主的女兒,你的身份不一樣。”

“你還是長老呢,你也不參戰了。”黃靜雯鼓著嘴,有些不服氣,道:

“你真的以為彆人會當你是個人行為嗎?你是紫雲門的人,你就永遠撇不清關係,你可以戰,我也可以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