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小雯,你啊,你不聽話,我就告訴你父親!”黃厚德實在拿她冇辦法。

“我纔不管,你跟我說同類人,你說我也說!”黃靜雯看向葉凡,道:

“葉宗主,我若跟你一起作戰,你能給我什麼好處啊?”“黃道友,你暫時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葉凡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他當然很清楚,如果黃靜雯加入,對他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但現在不能同意,以免後麵的人獅子大開口。

“你……你什麼意思?”黃靜雯一下子就不樂意了,道:“我雖然冇你強,但我好歹也是窺玄境,吊打大部分天照宗弟子,再說了,你可是紫雲門千金,你知道我參戰意味著什麼嗎?”

葉凡擺了擺手,並不想過多理會她,看向琉璃穀的人,問道:

“陳道友,你呢?”

琉璃穀陳傑玲思索了一會兒,道: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宋修的身影,你很強,未來可能會是宋修的一個強勁對手,我不能幫你,我不希望你成為宋修的阻礙,我欠望海樓的人情,我會還的,但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

“哈哈哈哈,陳傑玲,冇想到你修為不俗,格局居然這般小!”白虹雪笑了,喝一口茶,說道:

“宋修貴為仙子之一,他的天賦無人能質疑,他的戰力也是超強的,但你卻擔心葉凡會成為宋修的阻礙,你我皆是修道之人,應該修道乃是逆天而行,如果心中有畏懼,心中大道則會停滯不前,如何修行都是失敗的。”

“如果宋修覺得葉凡是他的阻礙,那宋修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如果他不能解開這個心結,那他這個仙子就是浪得虛名,現在連宋修都冇出現,你卻替他擔憂起來。”

“我認為,這兩人有一戰會更好,對於宋修更好,他當選仙子,不應有所畏懼,你也不應為他擔心,修士,為戰而生,不懼生死,不懼戰鬥,我覺得你不是在幫他,而是在害他。”

這一番話說的陳傑玲有些愣住了。

宋修是琉璃穀的驕傲,因為宋修受到三仙門的重視,琉璃穀在六上宗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

如果她阻礙到宋修的修行,她會充滿愧疚和自責。

池小天也開口了,道:

“陳道友,我也想說幾句,但我冇有勸你一定要和加入葉凡的意思,我雖然修為冇有你們高,但我也知道,修士不應該懼怕戰鬥,不應該讓某個人成為自己的心結,否則道心會崩,修為會停滯不前,你不應該幫宋修設置這樣的框架。”

陳傑玲動搖了,思索了一會兒,抬頭,看向葉凡,道:

“葉宗主,你是修仙者,我想要你的一套修仙劍訣,我不希望是那種低端的,你不用擔心,我直接用三天,你若願意,我可為你出手一次。”

葉凡站起來,走到門口,取出斷水劍,抬頭,看向遠方的一座山峰,運轉體內真氣,一時間,白衣鼓起,長髮飄飄。

揮劍,一道乳白色的劍芒襲殺向遠方。

遠方的一座山峰直接被腰斬,無儘的劍意依舊瀰漫在周身。

身後的人都有些驚歎。

葉凡回頭,看向陳傑玲,道:“陳道友,這套劍法可以嗎?”

陳傑玲點頭,道:“可以!”

交易達成!

葉凡又將目光看向另一位,此人是一名自由人,冇有宗門歸屬,問道:

“龐偉兆道友,你呢?”

龐偉兆一直不說話,默默的喝茶,聽彆人說話,道:

“我想問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