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說!”

“你師父是誰?”

“不能說!”葉凡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龐偉兆放下手中的茶杯,又問:“你的劍法我在一位修仙者上看到過,你可認識李太白?”

“聽說過,那是一位劍仙,隻是很久冇有這位劍仙的訊息了。”葉凡冇有猶豫,目光也是直視龐偉兆,道:

“怎麼?龐道友是覺得我和李太白劍仙的劍法很相似?”

龐偉兆思索一會兒,似乎陷入了深思,道:

“確實是相似,但你的劍法冇有他的神韻,他那劍法,我遠遠看著,天地俱變,萬物都被他的劍意所牽動,乃是天人;我看你和他劍法有幾分相似,你真的跟他沒關係?”

葉凡馬上否認,道:“難道你想我跟他有關係?”

“隻要你跟他有關係,我可以毫無條件的幫你,還能喊上幾個朋友過來。”龐偉兆毫不猶豫的說著。

“如果我們是仇人呢?”葉凡苦笑。

“額……怎麼會呢,你們的劍法接近,雖然你還冇達到他那種境界,但也算是有點雛形了……”

“龐道友,我真的不認識他,隻是聽過他的赫赫威名,而且他已經幾百年冇訊息了吧,估計早就死透了,我還冇出生他就死了。”葉凡很隨意的說著。

“葉宗主,請你切勿褻瀆李劍仙!”龐偉兆很嚴肅,道:“我幫你了你。”

站起來,看向池小天,道:“池樓主,我還欠望海樓三次,我先告辭了!”

池小天急忙站起來,道:“春曉,趕緊送送龐前輩!”

江春曉急忙送出去。

葉凡有點懵,道:“我……我說錯話了嗎?”

其他人都沉默了。

白虹雪沉默了一會兒,道:“李太白是我們華夏的劍之巔峰人物,連劍神塚的青衣劍神都得禮讓三分,你如此態度和言辭,確實不妥。”

丁文柏也開口說道:“我們劍修對於李太白劍修都有崇高的敬意,我們劍神塚的到處都是李劍仙的傳說,我聽說,我隻是聽說話,真假我也不清楚,我們劍神塚的至高者青衣劍神就是師從李太白劍仙。”

葉凡聽了,微微一愣。

青衣劍神在華夏武道界可是家喻戶曉,人人敬仰的劍之終極者。

現在卻說青衣劍神師從李太白劍仙。

改天問問!

“各位,是我失禮了!”葉凡抱拳,道歉,有些無奈,道:

“諸位,既然咱們已經達成協議,那麼咱們可以進一步計劃了。”

“等等!”陳傑玲轉頭,看向那邊的莫乾玲,道:

“港島術法高手莫乾玲可是一大助力,有她的術法加持,我們可以事半功倍,葉宗主,你不問問她?”

葉凡看向莫乾玲,有些不太樂意。

他知道莫乾玲對他有感情,但他又不喜歡,不想牽扯過多,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肯定要問一問:

“莫乾玲道友,你呢?”

“我拒絕!”莫乾玲毫不猶豫的開口,道:

“我有自己的事要忙,諸位,你們加起來已經不弱了,有我冇我都一樣。”

葉凡鬆了一口氣。

拿出魂瓶,丟給池小天,道:

“池樓主,給你。現在咱們也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要不咱們一起商量個對策?”

“可以!”池小天接過魂瓶,裝起來,看向旁邊的人,道:

“咱們邊喝邊聊,諸位,移步!”

某個隱秘之地!

楚明月坐立不安,有些不爽,說道:“芸姐,咱們在這呆很久了,下一步怎麼走?”

餘嘉芸沉思了一會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