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明珠輕輕抿一口酒,說道:“因為有我在這兒。”

劉誌輝的臉色突然變得有點怪異,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目光看向葉凡,徑直地走向那邊所教角落裡,瑟瑟發抖地張揚。

“葉凡,你這是在無視楊少嗎?”

林家女孩走過來,嘴角帶著冷笑,伸手攔截。

葉凡毫不客氣,直接推開,摔倒在地,她發出啊的一聲,葉凡也並未理會,繼續走過去。

又有人攔截!

葉凡又推倒,管你誰來,誰都阻攔不了。

最終,楊良辰快步走過去,攔在前麵,怒瞪葉凡,道:

“葉凡,你這是在挑釁我嗎?”

葉凡兩手一攤,一臉無所謂的態度,說道:

“我挑釁你又如何?我說了,我隻要他,你若要攔,和他們無異。”

指著倒在地上的人。

楊良辰怒目圓瞪,眼裡幾乎都要冒火,呼吸急促起來,說道:

“你敢!”

葉凡伸手,直接推開。

他倒是冇倒下,踉蹌幾步,被人攙扶站穩。

憤怒的他,看向站在門口的服務員,大聲說道:

“還愣著乾嘛,還不喊人過來?”

服務員趕緊用對講機喊人。

葉凡並未理會,來到張揚麵前,說道:

“你是自己跟我出去,還是我拉著你出去?”

張揚渾身發抖,想想林家兩兄弟的下場,他充滿恐懼。

都說林耀北是瘋狗,這人比林耀北還瘋狂。

簡直就是惡魔。

“葉凡,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當初那件事我是被迫的……”

“是……是林耀北強迫我砸你醫館的……”

“葉凡,求求你,放過我吧……”

跪下,不停地磕頭。

旁邊無一人敢說話。

靜靜地看著。

張揚背後的家族雖然比不上三大家族,但也是有些家底的,有資格參與三大家族的聚會,這次林家出現衰敗跡象,張家有取代其位置的趨勢。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下跪求饒在葉凡麵前。

葉凡看著他,冷笑,道:

“放過你?你砸我醫館、打傷我的病人,還想我放過你,是你太天真還是我太善良?”

“我找你這麼多天,你以為你能躲得了嗎?”

“跟我出去!”

張揚眼眶泛紅,淚花在打滾,哀求地說道:

“我……我錯了……我不出,你會打死我的……”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嗚嗚嗚……”

葉凡抓住他的肩膀,稍微用力,捏緊,用力一丟。

彷彿拎起小雞般,朝著門口丟出去。

這力量,在場的人看到都有些驚呆。

張揚起碼有一百五十斤,居然被人單手拎起,隨手一丟。

這得多大力氣啊。

嘭!

張揚重重砸在瓷磚上,地板磚直接破裂,發出痛苦的慘叫。

蹬蹬蹬……

十幾個保安出現了。

從門口進來。

手裡帶著鐵棍,個個人高馬大,威風凜凜,麵容嚴肅,並排站在門口,等候楊良辰的命令。

即使看到這些保安的到來。

劉家和林家的人也冇有多麼樂觀,畢竟他們知道葉凡的戰鬥力超強,連九爺的那些手下都不敵,更何況這些保安。

不過這也會加深葉凡和楊少之間的仇恨,對他們來說也是挺不錯的。

葉凡看到這些保安,並冇有絲毫的情緒變化,走向張揚,一隻腳踩著張揚的大腿,目光看向楊良辰。

“你確定要攔我?”

楊良辰咬牙切齒,說道:

“葉凡,我忍你很久了,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嗎?”

“葉凡,葉凡!”楚明心急忙走過來,拉住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