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天點了點頭。

葉凡說道:“讓所有人靜默,彆行動,等我訊息。”

“好!”

“我走了!”

葉凡很快消失在天際,剛出望海城就發現有人跟蹤,回頭看一眼,快速轉換方向,將尾巴甩掉。

踩著月光,出現在劍神塚之外,縱身一躍,準備上城牆。

卻被一道身影攔截,懸立高空,手持利劍,盯著他,道:

“葉宗主,深夜造訪,有何貴乾啊!”

葉凡看著眼前之人,很陌生,未曾見過,但絕對強,道:

“我有事求見青竹劍主,麻煩通報一聲!”

那人緩緩說道:“請在外麵等候!”

葉凡道:“我想進去,不然被人發現了,會給劍神塚惹來麻煩。”

那人有些不屑的說道:“區區天照宗,還不至於讓我們覺得麻煩,你就在外麵等著吧。”

人都這樣說了,葉凡也不好說什麼,隻能說好拽!

看著那人轉頭進去。

劍神塚高深莫測,連天照宗都不放在眼裡,確實叼。

但如果青衣劍神真的師從李太白,那他就可以調動劍神塚的力量來保護自己,甚至幫自己報仇。

在外麵等候著!

退到城牆下,拿出一個黑色的金屬,黑不溜秋,卻又、有銘文流動,閃爍著黑色的光芒。

注入靈氣,嘴裡唸唸有詞,黑色的金屬散發出黑色的光芒,上方映照出一個人影,一身灰色長袍、一頭白髮如雪、仙風道骨之韻,看著葉凡。

“師弟,要用了嗎?”

葉凡想要看清楚他在哪裡,但整個畫麵隻看到他的身影,並未看到其他地方,道:

“暫時不用,你的一次承諾多難得啊,我想有個事問你一下。”

“嗯,你說!”

“青衣劍神是你徒弟嗎?”

“什麼青衣劍神?冇聽過,難道有人冒充我徒弟?”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冒充,是有這麼傳聞,說劍神塚的青衣劍神師從你名下,是不是嘛!”

“噢,你說的是劍神塚那個小青啊,我確實教過他幾招,怎麼?他欺負你了?”

“冇有,我就是確認一下,你們有冇有師徒關係?”

“他雖然在劍道上的天賦不錯,但我太忙了,冇空收徒,隻教了他三天;彆說他了,你最近咋樣?什麼境界了?”

“我……我不滅境中期。”

“弱雞,你不能打敗小青,彆來見我和師父;你不用承諾就這樣吧,忙著呢!”

斷了!

葉凡直接無語。

什麼弱雞嘛,我這修行速度已經很變態了好嗎?

一道身影突然而至,手裡拿著一根青竹。

“葉凡,你找我?”

青竹劍主來了,月光映照下,有些出塵飄仙。

葉凡說道:“我都到這兒了,你請我進去喝杯茶?”

“請!”

兩人進去。

這是葉凡第一次進入劍神塚,兩人掠過高空,感受到了整座大城內有一超級強的陣法籠罩。

月光映照下,一排排城樓很安靜,被披上銀裝,街道上冇幾個人。

很多街上飄著樹葉,似乎很久冇有人居住,晚風吹過,樹葉藉藉作響,枯黃的葉子飄落地上。

兩人來到一處閣樓,降落在陽台,陽台有茶幾。

左清秀站在旁邊。

“你不是在邊陲魔鬼之角嗎?怎麼回來了?”葉凡有些詫異。

左清秀給兩人沏茶,道:“根本無法靠近凶劍,而且那邊強者太多,冇有機會奪劍,還有可能會喪命,繼續待著冇有意義。”

葉凡點了點頭,並未多說。

她又說道:“我聽說了北鬥宗的事,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