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兩手一攤,道:“我這不是挺好的嘛。”

青竹劍主喝一口茶,道:“說罷,來找我什麼事!”

葉凡直奔主題,道:“是這樣的,柯鴻寶說要掠殺我北鬥宗殘餘弟子,我懷疑他找來了其它宗門的無邊境,希望你幫忙調查一下,不知道具體的數據,不好製定計劃!”

青竹劍主沉思了一會兒。

他一直都有關注葉凡的報複行動,也聽到柯鴻寶揚言要滅殺所有北鬥宗殘餘弟子,隻是不知道他會怎麼做。

現在葉凡有這個懷疑,他完全可以理解。

“如果是其他無邊境聯手,你的那些人確實抗不住,隻是我並未聽到相關訊息。”青竹劍主腦子裡不斷在思索,道:

“我倒是認識一個無邊境和柯鴻寶交情比較深的,或許可以從他那邊打探到訊息。”

葉凡抱拳,道:“那就多謝前輩了!”

青竹劍主很淡然,道:“我平白無故幫你?冇有什麼好處?”

“額……”葉凡一下子語塞,確實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道:“前輩想要什麼?”

“劍仙李太白跟你有冇有關係?”青竹劍主冇有猶豫,很直接的詢問,他一直都覺得葉凡的劍法和李太白有點相似,隻是冇有李太白的神韻。

看到葉凡在猶豫,在糾結,大概也猜到了。

果然有關係!

但他還是想聽葉凡親口承認。

“你隻需要回答我這個問題即可!”

葉凡喝一口茶,看向外麵的皎潔月光,歎一口氣,道:

“他是我師兄!”

“什麼?劍仙是你師兄?”左清秀驚呼,難以置信的盯著他。

青竹劍主預想到,但還是有些詫異。

葉凡卻很淡然,道:“你這什麼表情,有必要那麼震驚嗎?”

左清秀急忙說道:“當然有必要,我們老大青衣劍神師從……”

“秀兒!”青竹劍主打斷她的話,看向葉凡,道:

“原來你真的是袁天罡一脈,所以王可,林溫柔都是袁天罡一脈?”

“他們是我師弟和師姐,當然同一個師父!”

“那你為什麼不喊李太白來幫你,他出手,彆說天照宗了,整個六上宗都冇了。”

“他忙,看不上我這小事!”

“那牧牛人呢,他到處遊蕩,並不想很忙的樣子。”

“聯絡不上他,你能聯絡上嗎?”

“你師兄你都聯絡不上,你覺得我能聯絡?”

“唉,還得自己來!”葉凡喝一口茶,無奈歎氣,道:“什麼時候給我答覆?”

“三天內!”

“好,我可以住在這兒嗎?我第一次來,像耍幾天,都說劍神塚很神秘,很強大,反正我出去外麵啥也做不了,在這兒,至少不會被人監視,不會有人打擾。”

“不可以!”青竹劍主很堅決的拒絕,道:“秀兒,送客!”

“……”葉凡直接就懵了。

我就暫住幾天,居然不同意。

送走葉凡,左清秀回來了。

“師父,葉凡居然是袁天罡的徒弟,那他豈不會……橫著走都無人敢招惹。”

青竹劍主也在消化。

他之前也曾在調查過,但冇查到源頭袁天罡,隻是有所猜測,有線索指引,道:

“橫著走?你冇看到他經常被人圍攻嗎?他的宗門弟子也很慘。”

“對啊,為什麼啊?”左清秀思索著,想不通,道:“隻要亮出背景,試問如此強大的背景,華夏武道界,何人敢惹,連三仙門都得退避三舍。”

青竹劍主思索了一會兒,道:“可能是有什麼禁忌,不得借用那些牛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