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數修為弱小的武者紛紛逃離,附近的居民也都走了。

葉凡一出現,必定會有大戰!

“這個瘟神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究竟是何目的!”

“葉凡,傳說中的葉凡居然出現在我們這個小鎮,他來這裡做什麼!”

“這個血手人屠來了,快走,等會兒天照宗的強者們肯定趕來的。”

“……”

這些人害怕極了。

有葉凡的地方必定會有流血,有激烈的戰爭。

葉凡走進一個小酒館,本想喝點酒,吃個菜,結果酒館裡的人都跑光了,頗為無奈,來到廚房,看到幾個炒好的菜,直接端走,順便拿上一壺酒。

找了個空桌,放下,喝了起來。

吃一口菜,看向外麵,街道上已經空無一人。

“十分鐘應該就會有破道境出現了吧!”

讓葉凡冇想到的是,第一個出現的居然是黃靜雯!

“葉宗主,有好酒喝咋不叫我呀!”

她很自來熟,直接坐下,給自己倒酒,喝上了。“你怎麼來了?”

葉凡看了一眼,夾個花生米放嘴裡。

“我想來就來,你管不著!”黃靜雯大口喝一口酒,拿起葉凡跟前的花生米,快速的一個一個往嘴裡送,道:

“你來這小地方乾嘛?打架也不該來這種地方啊,窮鄉僻壤的。”

葉凡看著外麵,已經開始有天照宗的人陸陸續續出現了,不過都是修為較低的武者,也不敢上前,就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咬牙切齒。

“隻要我出現,什麼窮鄉僻壤都會有人來,你看,這不是來了嘛!”葉凡依舊愜意的喝著酒,絲毫不在意外麵越來越多的人。

“葉宗主,我如果出手,你能給我什麼好處?”黃靜雯很隨意的說著,卻發現葉凡在沉默,繼續說道:

“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吧?隻要我往前一站,他們都會忌憚幾分的,我幫你,事半功倍哦。”

葉凡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問過你爸了嗎?他同意你幫我嗎?”

“什麼意思,我是成年人,我有自己的決定權。”黃靜雯瞪著他,很不服氣,這是拿她當小孩呢。

葉凡拿出一把刀,放在桌麵上,一股刀威油然而生。

“大龍刀?”

黃靜雯盯著這把刀,她看到武寬曾用此刀施展出強大的殺招,隱約間有龍吟之音相隨,可是一把絕世好刀。

“你出手幫我,我把它給你,怎麼樣?”葉凡很隨意。

其實他蠻想要這把刀,北鬥宗有不少人是用刀的,雷坤至今冇有一把趁手的刀,這把剛好。

黃靜雯拿過大龍刀,放在身邊,道:“成交!”

就在這時!

終於來了一些可以入眼的武者——窺玄境!

“黃靜雯,你怎麼在這兒?”天照宗八長老烏元德開口,站在酒館門口,並不敢進來,大聲說道:

“你可知你麵前的認識誰?”

黃靜雯看了他一眼,說道:“烏元德,你乾嘛?想管我?我可不是你天照宗的人,你冇資格管我。”

烏元德嚴肅的說道:“你眼前之人是最近擾得六上宗雞犬不寧的血手人屠、武道界瘋子葉凡,你應該遠離他,而不是和他一起喝酒,難道最近的事你都冇進說嗎?”

黃靜雯喝一口酒,說道:“我當然聽說了,不就是你們天照宗被葉凡攪得雞犬不寧嘛,你們天照宗什麼時候能代表六上宗了?我怎麼不知道?”

“再說了,我該遠離還是該接近,用得著你來教我嗎?我爸都不管我,你管我啊,可笑!”

“你……”烏元德氣急了,道:“靜雯,我們也有過幾麵之緣,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我不想看到你誤入歧途,你會連累紫雲門的,你爸知道你要和這個血手人屠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