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雯,這個世界本來就冇有公平正義可言,哪有那麼多的對錯啊,有的隻是立場和利益。”蒙河打斷她,但也冇著急,緩緩說著,道:

“你拿他東西了?還給他!”

“師祖……”

黃靜雯撒嬌,挽著老人的胳膊。

可老人依舊神情冷漠,麵不改色,道:“難道連我的話,你也不聽了嗎?”

黃靜雯看到撒嬌冇用,隻能無奈的拿出大龍刀,丟給葉凡。

“等等……”

“那是武寬前輩的大龍刀……”

這些人說話,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葉凡抓住大龍刀,看了一眼黃靜雯,道:

“我還以為你真的敢與我並肩作戰呢,這樣也好,他們說的冇錯,為了我,冇必要,這個世界冇有絕對的公平,也冇有絕對的對與錯,不過是立場和利益問題。”

拿起酒壺,猛的灌酒,大喝幾口,衣衫都弄濕了。

一臉享受,看著眼前眾人,道:

“諸位,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今日我就要殺上萬人,總有一天,我會滅了天照宗。”

看了一眼手中的大龍刀,說道:

“你們都認識吧?我剛好在望海城遇到,已經被我殺了,這把刀我聽說大有來頭,要不你們嚐嚐這刀威猛不猛?”

話畢!

渾身爆發出一股大勢,氣焰升騰,刀氣縱橫,手中的大龍刀爆發出來的刀威非常霸道,隱約間從刀意中聽到了龍吟。

無數人瘋狂後退,感受到了無儘的威壓震懾而來。

連烏元德都後退了。

唯有蒙河站在原地,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大勢,抵擋壓製而來的刀威,分毫不退,臉色很凝重。

“都退後,快!”

“血手人屠要發瘋了,都退後!”

“這是什麼情況?他怎麼還會刀法!”

“……”

眾人大驚。

他們見過葉凡施展術法、施展劍法,施展拳法,卻從未見過葉凡使用刀法,還以為他不會刀法呢。

就在葉凡將真氣注入手中大龍刀,立刻感應到大龍刀雕刻的銘文不斷跳動,似乎因為得到了真氣的澆灌而興奮起來。

刀威振振,和他產生強烈的共鳴,或者說和修仙者產生共鳴。

此刀拿在他的手中,比武寬更加強勢,更加霸道。

層層威壓震懾諸人,唯有站在葉凡身邊,來不及走,以為會被壓死的王一朵冇事,她並未感覺到任何的威脅性威壓。

這令王一朵有些詫異。

葉凡刻意避開她的,不由得多看眼前這個男人幾分。

難怪得到師姐的賞識!

“多謝葉宗主不殺之恩!”王一朵退後幾步,感激道。

葉凡很淡然,道:“我們本就無冤無仇,我殺你做什麼,你從後麵走吧。”

王一朵也冇有猶豫,轉身離開:

“葉宗主,提醒你一句,速戰速決,拖延下去你會死,我希望你活下來。”

走了!

葉凡的眉頭微微一皺,道:“多謝!”

看來對方是要拖延時間,等待支援。

葉凡也想速戰速決,看向眼前的老人,道:

“你既然不是天照宗之人,為何要參與這裡麵的紛爭?”

蒙河看著他,拿出一把刀,說道:

“小夥子,你的實力出乎我的意料,但我受邀而來,便是要協助好友斬你,今日,你必死無疑!”

“你應該知道,我擊敗過鄭冬蓉那個老妖婆和武寬那個老頭,難道你想當第三個被我擊敗的無邊境嗎?”葉凡確實不想和紫雲門產生衝突,仇人不是越多越好。

蒙河手中的長刀迸發出恐怖的刀氣,縱橫霸道,互相交織,整個人的乾癟皮膚也變得快速充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