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紛紛前往最靠近戰場的方向去。

而就在這時!

已經有人悄無聲息的在城內行動,觀察城內的情況,看到高層都朝著那邊去,馬上把訊息傳回到首領那兒。

“師兄,城內高層都觀戰去了,正是時候!”

“你們幾個先跟我去解決掉城門的護衛,所有人隱秘,咱們要小心翼翼的殺過去。”雷坤嘴角一揚,眼眸中閃爍著殺意,手持一把長刀,刀鋒鋥亮,道:

“我聽說這次行動的不止咱們這一組,還有其他人會一起來,而且這次行動的危險係數比之前都要高,所有人都給我提高警惕。”

“是!”

“走,跟我潛伏進去……那些是?”

話還未說完,看到已經有人殺進去了。

“那是術法……梁初心前輩,還有劍客前輩他們……”

已經有人先他們一步殺進去。

雷坤有些無語,道:“這樣正大光明的殺進去,唉,咱們從另一邊抄過去,殺!”

兩千餘人頓時出現,殺勢震天,直奔城內。

終於有了動靜!

“你們是……北鬥宗雷坤……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給我死!”

天照宗弟子們都有些慌,冇想到豐華城居然成了目標。

“啟陣,快去通知城主,啟動護城大陣……啊……”

話音未落。

一個金燦燦的封印將人切成兩瓣。

“雷坤,你還活著?”

雷坤嘴角露出笑容,掃視著他們的人,很親切,道:“見到你們真好!”

黑匣子劍客說:“彆敘舊了,趕緊乾活!”

雷坤看了一眼遠方的戰場,看到那一襲白衣、手持利劍、長髮飄蕩,縱使被數萬人圍攻,依舊遊刃有餘的應對,還能打得敵人節節敗退的師父,很是激動。

“師父……”

“宗主……是宗主……”

很多人都看向遠方的戰場,看到白衣勝雪的宗主,揮動劍術,力斬敵人,那一股大勢,他們都被傳染了。

熱血沸騰起來。

“北鬥宗一定會重建的,一定會重現輝煌的!”

“你們這些人怎麼那麼矯情啊!”梁初心翻了翻白眼,道:“趕緊給我殺,磨磨蹭蹭的跟個娘們似的!”

而遠在戰場的葉凡,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

嘴角一揚,終於開動了。

不止他注意到,其他人也都注意到。

“不好,居然真的是豐華城,還真是出人意料……”韓小琴看了一眼,臉色驟變,顧不得身上的傷口在流血,隻想回城。

身影直接在原地消失,必須去掃除北鬥宗餘孽。

而葉凡這麼可能允許她這麼輕易離開。

一下子攔截在她麵前,斷水劍橫著,無儘劍威壓製,劍芒淩厲,淡淡的說道:

“不好意思,你們都不能過去!”

他要攔的不止是韓小琴,還有所有想過去的人。

葉凡一劍在手,攔截所有想過去豐華城的人。

“居然是豐華城,怎麼會……”

“果然不按套路出牌,這葉凡真是詭異!”

“給我殺過去,必須守住豐華城……那是港島術法者……”

“……”

眾人萬萬冇想到葉凡這次的目標居然是豐華城,距離自己的戰場並不遠,跟之前的有很大的差彆。

眾人想要過去支援,但葉凡的強勢,他們有目共睹。

無儘劍光直逼寰宇,手中利劍爆發出來的劍氣十分驚人,恐怖的劍勢不斷鎮壓,那些修為低下的人在劍勢壓製下,根本起不來。

“一劍斷山河!”

一劍斬去,劍芒淩厲,帶著毀滅的氣息,滾滾劍意奔騰,利劍鋒芒,斬儘前方一切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