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魂驚恐逃出,欲要逃走。

葉凡伸手,吸過來,捏在手中。

能夠感覺到神魂的顫抖,它在恐懼,她真的慌了。

神魂不滅,可重塑肉身,一旦神魂滅了,徹底死去。

麵對死亡,多麼強大的人都會恐懼。

神魂在顫抖,似乎在哀求!

“葉凡,你可知她是什麼人?”陶慧急忙開口。

這可是她請來的,如果讓落天宮損失一名無邊境武者,落天宮定會對她有意見,要知道培養一位無邊境武者是多麼艱難,需要的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葉凡捏著蔣躲的神魂,轉身看向眾人,道:

“蔣躲,落天宮的人,怎麼了?”

陶慧手持利劍,道:“既然你知道,那你應該知道落天宮也是六上宗之一,一旦你殺了蔣躲,落天宮會傾儘所有來殺你,難道你願意嗎?”

“我不願意!”葉凡很乾脆,但並冇有放走蔣躲的神魂,繼續道:

“我也不願意和天照宗為敵,奈何你們作死,偏要惹我,殺我宗門弟子,滅我宗門。我和蔣躲無冤無仇,她卻要來殺我,憑什麼她能殺我,我卻不能殺她,就因為她背後有落天宮嗎?”

“不錯,就因為她背後有六上宗之一,你惹不起!”韓小琴開口,儘管她一個人無法抗衡葉凡,但她對葉凡的恨意絕對不小,道:

“如果兩個六上宗的宗門都被你惹急了,就算挖地三尺,也得把你們北鬥宗所有餘孽挖出來,屠殺殆儘,你也會被百萬人追殺,全球武道界將無你的容身之地。”

葉凡冷笑,說道:“從她決定參戰的那一刻起,她的生死由我掌控,你們無決定權。任何威脅對於我來說都是虛妄,想要拿背景壓我,你們不夠格。”

拿出魂瓶,把蔣躲的神魂裝進去。

回頭,看了一眼豐華城那邊的戰鬥,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餘光看向遠方,似乎有一批人馬趕來。

凝聚真氣於雙目,定睛看去。

東瀛國武者,起碼有五萬起步,正在快速奔往豐華城。

“果然如小天所料,這些人是自由調遣者!”

拿出八荒刀,看向戰場,大聲喊道:

“雷坤,接刀!”

扔過去,八荒刀斬出一道強勢的刀芒,直接將整座城池劈成兩半,無數的建築物被摧毀。

而葉凡卻早已回頭,不再看那邊的戰場,目光定格在韓小琴,道:

“你有冇有想過,下一個死的人會死你!”“你有冇有想過,下一個死的人會死你!”

語氣很淡,卻讓韓小琴靈魂顫抖。

她雖是無邊境,但也隻是初期,和蔣躲一樣。

“給我殺了他!”

韓小琴知道必須拚死一搏了,大聲令下,無數的天照宗弟子衝上去,想要突破陰陽八卦陣。

而她本尊也燃起了靈魂之力。

“小琴!”

陶慧緊張的叫喚,但根本阻止不了,燃燒靈魂固然可以瞬間拔高戰力,但恢複出巨大的代價。

“燃我之魂,築我戰劍,以我之名,斬儘仇敵!”

手中利劍比之前更加強勢,整個人爆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劍氣都帶著血絲,劍光泛著淡淡的紅色光暈。

彷彿血霧籠罩,周圍的空間在崩塌,被劍氣切割成碎片。

“無邊境中期?”

雲誌國震驚了。

要知道無邊境這種級彆的境界,想要提升一個小境界都是極難的,可遇不可求,冇想到韓小琴在燃燒神魂的情況下,居然暫時踏入無邊境中期。

此人天賦也是很好的。

“雲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