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鏘鏘!

還有無數人施展拔刀術,一道道強勢的刀芒奔襲向白虹雪斬下的劍芒。

更有一刀流、二刀流、三刀流……

近萬人聯手殺向白虹雪那邊。

鏘鏘鏘!

星火激射,八方都被瘋狂攪碎,刀威劍勢,都在崩碎。

白虹雪的劍芒很強勢,殺進人群,斬殺近百位敵人,最終還是不斷被削弱,遇到同等級彆的人,直接被擋住了。

而東瀛國這邊的人眾多,他開始退了。

噗!

拔刀術揮斬出來的刀芒劃過他的腹部左側,出現一道血口,掉了一塊肉,但這並不致命。

“殺了他!”

破道境武者數十位,聯手殺來。

不僅僅是破道境,幾千武者緊隨其後,也殺過來。

白虹雪的臉色凝重,麵對這麼多同等級彆的人聯手,稍有不慎就會被殺,可他不甘心。

拚儘全力!

揮動利劍,就要殺敵。

“前輩,莫慌,我來助你!”

一道聲音從天空傳來。

充滿自信,騎著一隻惡犬妖獸下來的。

“你!”

白虹雪有些激動了。

他見識過洪慶殺人,也聽葉凡說過洪慶所修之道,乃是大道本源,截道纔是最致命的。

“有你相助,我要帶走幾個,讓你們見識我白虹雪的絕世劍術!”

“神龍盤九州,龍頭含劍光,蕩平世間不平事,斬儘敵寇殺鬼神!”

言語中,揮動長劍,劍身所過,留下劍氣殘影,而在他的牽引下,化作一條巨龍,本尊更是與巨龍合而為一。

“吼!”

巨龍咆哮,他在等待機會。

等待洪慶給他製造的機會!

“光明沉淪,無儘黑暗,暗夜之道,絕對領域!”

洪慶嘴裡不斷頌著修行法訣。

周圍的一些都變得黑暗起來,彷彿黑夜來了。

這種黑暗如墨,就連武者都看不清前方,陷入了徹底的黑暗中,隻能依靠感官。

對於武者來說,五官極為發達,即使看不清,也能通過氣息、空氣流動判斷周圍的一切變化。

然而令他們冇想到的是伴隨著黑暗而來的是自身大道被截斷!

隻需要一瞬間!

劍之巨龍在黑暗中如魚得水,掠過殺來的諸人,聽到聲聲慘叫和驚叫,聽到噗噗的鮮血飆射的聲音。

卻看不到鮮紅的顏色,在這一片領域內,隻有黑色,漆黑如墨。

“不……怎麼回事?”

“華夏的修行者怎麼會如此怪異……”

“我的道……該死的華夏人……啊……”

“……”

發出慘叫!

萬萬冇想到居然會被截斷了自身大道,而白虹雪的利劍緊隨而來,一劍斬首不知多少人。

黑暗中,他的衣衫已經被鮮血浸泡,渾身散發出濃鬱的血腥味。

“嗷!”

當他衝出人群,衝出黑暗領域。

天地間終於有了彆的顏色。

手中逐日劍變成了血色,不斷滴落血滴,身上也儘是敵人的鮮血,還在流淌,臉頰還有大量的血液。

主要是手裡握住好幾個破道境武者的神魂。

“哈哈哈哈,東瀛國的武者們,是不是很驚喜啊?”

當黑暗消散!

上前具屍體墜落,跌倒在地上。

鮮血瀰漫在空氣中,飄散的血霧,刺鼻且腥!

砰砰砰……

手中的神魂不斷被捏爆。

“不……華夏人,你……”

“白虹雪……”

白虹雪看了一眼洪慶,充滿感激,道:

“洪慶,你和你們宗主一樣,就是個奇才!”

洪慶本身天賦極佳,在凶地深淵之下修行,修為已經得到了大幅提升,特彆是兩位邊陲老人對他好奇,甚至親自指導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