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殺了我吧!”

說著,她緊閉雙眼,一副等死的狀態。

葉凡冇時間跟她浪費,道:“你能做什麼交易?”

“我紫雲門永遠不會站在你的對立麵,我黃靜雯以性命擔保,我還可以跟你並肩作戰!”黃靜雯堅定的說道。

葉凡的眉頭一皺,餘光掃視遠方,神識注意到了神林翔大的氣息,正在快速移動,朝著豐華城那邊去。

大事不妙!

“成交!”

葉凡實在不想跟她浪費時間,身影快速離開,操控昊天塔,直接籠罩在豐華城的上空。

噹!

巨塔散發出來的光芒籠罩整座城池,一聲巨響,無形中的聲波在不斷盪漾,無形中的壓力不斷震懾下來。

下方無數天照宗和東瀛國的武者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甚至有些人直接被壓扁,化作一灘血水。

“這……昊天塔這麼強!”

“古老的氣息,如此強大的法寶,居然被葉凡得到了……啊……”

“北鬥宗餘孽,我要殺了你們……啊……”

話音未落,已經被一劍穿喉。

昊天塔的壓製下,所有敵人都被壓製,實力被削,正是反殺的好機會。

雷坤手持大龍刀,引出龍吟,狂霸的刀芒掠殺過去,一刀帶走近千條性命,身後儘是屍體和殘肢斷臂。

蕭景天又何嘗不是,他引領著劍陣,殺入東瀛國武者群,劍陣殺勢洶湧,不斷掠殺,劍陣之人都沾滿了敵人的鮮血。

“山澗戲水,殺!”

李秋水等人抓住這個機會,儘管身上已經負傷,但機會難得,拚儘全力,掠殺仇敵,看著敵人躺下,滿滿的自豪。

“葉宗主,牛逼啊,昊天塔都得到了,萬朝城弟子聽著,給我殺!”

萬朝城來了五萬弟子,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閉關修行,很多人的修為都有了極大的提升,從遺址得到的大量修煉資源,都已經用完。

儘管修為有巨大的提升,但跟天照宗以及這些東瀛國的精英還是有不小的差距,他們一直都被壓製,被殺了很多。

現在昊天塔壓製,終於可以反殺,他們異常興奮。

“嘉景宗的弟子們,給我擰掉敵人的腦袋,回去之後,重重有賞!”

範源作為嘉景宗宗主,親自參戰,手持利劍,劍芒淩厲,不斷獵殺敵人,儘管之前被壓製,但這一刻,他殺瘋了!

利劍在手,一路狂殺,鮮血橫流、殘肢斷臂橫飛,他沐浴在鮮血中,任由雨水在腳下變成血色。

嘉景宗這次來的人有四萬多,人數也不少了。

一擁而上。

他們賭葉凡能贏!

儘管可能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快,支援豐華城!”

在原先戰場的人快速奔向豐華城,必須要殺儘這些幫助北鬥宗餘孽的人。

“想要過去?不可能!”

葉凡手持利劍,橫斬。

恐怖的劍芒橫切在前,彷彿把空間切成兩段,劃出一道劍幕,極為恐怖,無邊境以下的人過不去。

加之腳下的陰陽八卦陣快速形成一堵牆壁,攔截這些人的去路。

“啊啊啊……”

熟悉的慘叫聲傳入耳中。

葉凡轉頭看向豐華城戰場,看到北鬥宗弟子和萬朝城弟子被殺,即使是在昊天塔的壓製下,依舊被殺了幾百人。

那是東瀛國的無邊境神林翔大出手了。

他趕到豐華城了。

身為無邊境,他基本上可以說無敵手。

“劍陣,擋住他!”

“刀陣也來了!”

蕭景天為首的劍陣加上禿鷲為首的刀陣朝著神林翔大殺過去,不能讓他深入,否則會死傷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