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角色不是我對手,我很強的,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以後有機會,你會看到我帥氣的偉岸是多麼的高大。”

“嘔!”李明珠作嘔,連翻白眼,說道:

“你一直都這麼自戀的嗎?黃婆賣瓜自賣自誇,第一次見這麼厚臉皮的人。”

“對了,後備箱那人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葉凡拿出手機,撥通羅永朝的電話,說道:

“他砸了我的醫館。”

“喂,葉醫生!”

葉凡說道:“永朝,你有時間嗎?我抓到張揚了。”

“真的?在哪裡?我馬上過去。”那邊的羅永朝有些激動。

葉凡說道:“我記得你說過你養一條鱷魚,是嗎?”

“冇錯,我現在給你發個地址,咱們去那裡彙合,嘿嘿,我突然很期待了。”

地址很快發來。

葉凡導航過去。

李明珠看著他,眉頭一皺,說道:

“你一直都這麼狠的嗎?你一個醫生不應該以救死扶傷為己任嗎?怎麼感覺你像個暴徒啊?”

葉凡笑了笑,冇說話。

按照羅永朝給的地址,車子開到一個稍微偏的地方。

這裡有個動物園。

冇想到他居然是園長,裡麵的領導親自出來接待。

進入動物園,看到各種動物,有獅子,有老虎、有長頸鹿等等。

“哇,這獅子好凶啊!”李明珠看著咧嘴的獅子,露出一口獠牙。

葉凡也有些好奇,這裡麵的動物似乎保持著一定的野性,看到他們的到來,目光變得淩厲起來。

羅永朝有幾分自豪地說道:

“這些可都是我從國外購買回來的,不是圈養的那種,就是野生的,這樣的纔有凶性,太溫順的野獸就不好玩了。”

“你看,這隻獅子,那是我從非洲那邊運過來了,花了三百多萬呢。”

葉凡表示無法理解紈絝子弟的生活方式。

三百多萬就為了一隻獅子,很奢侈。

終於來到一個臟臟的水潭,裡麵躺著一隻鱷魚,足有十米長,看到有人來,直接撲過來。

好在有鐵欄圍住,不過牠撕咬著鐵欄,傳來呲呲聲響。

李明珠和楚明心都被嚇了一跳。

葉凡伶著張揚,他看到這些動物,已經被殺傻。

羅永朝走上二層,來到鱷魚潭的正上方,這裡有一個巨大的鐵籠。

“丟進去!”

葉凡將張揚丟進去。

張揚恐懼的眼神裡帶著絕望。

幾乎已經看到了死亡的氣息。

“葉凡……我錯了……”

“求求你放過我吧……”

“葉凡,我給你當牛做馬,求求你彆把我放進去……”

無論他如何哀求,葉凡完全不想理會。

他見到求葉凡無果,抱住羅永朝的大腿。

“永朝,朝哥,咱們以前還一起玩過的,我幫你做了很多事的,你不記得了?”

“朝哥,求求你了,放過我吧!”

羅永朝一腳踹過去,罵道:

“張揚,你他嗎的,動手打我姐,你也有份,我親眼所見,你還想活命?”

他隻能承受著一腳的痛苦。

葉凡把他放進鐵籠。

工作人員在羅永朝的指揮下,就要把他放進鱷魚潭,成為鱷魚的盤中餐。

“等等……我有話要說!”張揚抓住鐵籠,絕望地看著葉凡等人,說道:

“我知道劉家的一些秘密。”

“楚明心,你不是一直想推倒劉家嗎?我可以幫你。”

“等會兒!”葉凡發話,鐵籠子停下來,看著他,說道:

“什麼秘密?”

張揚說道:“我說了,你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我還不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