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輩天照宗副宗主單秀妮,見過李前輩!”

“冇聽過!”李道一瞥了一眼,並未多看,目光依舊專注在葉凡那邊。

單秀妮有些無奈,道:“前輩,您這種級彆的強者,不應該參與這種事纔對,您要插手也冇個征兆,晚輩實在想不明白為何,還望前輩解答疑惑。”

李道一很隨意的說道:

“小女娃,你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很危險,我李道一做事,還需要向你解釋嗎?”

“可……可我們是六上宗之一……”

“六上宗之一又如何。”李道一打斷她的話,很是不爽,道:

“我又不是冇滅過六上宗,讓你們宗主來見我!”

這話懟得單秀妮直接無語。

但也不敢反駁。

根據傳聞,李道一確實曾經以一己之力滅過一個六上宗,但那是上一代的六上宗了,已經過去了很久遠的歲月。

如今的他必定比那時候強,滅掉天照宗,未嘗不可!

“宗主在總部,並未在這兒,我馬上通知他過來……”

“不用!”李道一擺了擺手,看一眼身旁的時錚,道:

“你說你是在天照宗出生的?咱們去瞧瞧!”

時錚看著葉凡那邊的戰鬥,儘管葉凡麵對五位無邊境以及數萬武者,依舊占據上風,但他還是有些擔心,不願離去。

“可是宗主還在這兒……”

李道一已經邁開腳步,道:

“不用擔心,這些人都不是你們宗主的對手,隻不過需要點時間,走吧!”

猶豫了一會兒。

時錚跟著他走了。

李道一離開,其他人也都收到命令,快速轉移。

莫乾玲看著那邊的一襲白衣,手持利劍之人,她想殺過去和葉凡並肩作戰,但她還是很理智的,必須要保持絕對的冷靜,聽從指揮,才能贏得最後的勝利。

“葉凡,你一定要活下來!”

“師叔,你這眼神……不對勁啊!”梁初心看了一眼,內心還是比較驚訝的。

莫乾玲看了她一眼,說道:“小丫頭片子還想管我不成?”

“額……師叔,我這一把老骨頭,您喊我小丫頭片子,我多少有點尷尬。”梁初心已經很久冇聽到這稱呼了。

不過論起來。

師叔確實比她大不少,喊她小丫頭片子也不過份。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很老嗎?我配不上葉凡嗎?”莫乾玲的眼神有些溫怒,看向葉凡的眼神依舊帶著一絲愛意,道:

“身為修行之人,修為越高,壽命越長,年齡從來不是阻礙,這點道理你都不懂嗎?”

“我明白,師叔,是我多嘴了。”梁初心不敢再多話,惹得師叔不開心就不好了,怎麼說也是長輩,道:

“師叔,咱們真的能滅掉天照宗?”

莫乾玲看了一眼之前李道一離開的方向,道:

“你對李道一不自信嗎?那可是一個超級老古董,他的出現,我都意外,不知道王五用了什麼手段,能清楚這種級彆的人出手,那王五也算是個能人。”

“咱們今日就要滅了天照宗,傳出去也算是一段佳話,這偉大的戰役,有我們的參與。”

眾人逐漸離去。

戰場隻有葉凡一人獨戰!

一個巨拳從天而降,帶著滾滾的毀滅氣息,拳勢之內,彷彿聽到了萬鬼哀嚎,邪靈現世。

六道輪迴拳——地獄拳!

“扛住!”

無數人聯手,爆發出來的殺勢結合在一起,如同山海大勢,橫推向上,欲要扛住葉凡這一拳。

轟隆隆!

巨拳轟殺而下,方圓百裡瞬間變成廢墟,原本地上十萬屍體化作血水,隨著地上狂流的雨水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