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僅是北鬥宗的人,你還是我神龍組擺在明麵上的三條龍之一,你不能讓人發現,所以你一旦出手,必須要把敵人全滅,一個活口都不能留。”

就在這時!

傅河的傳訊符有異動,拿出來一看,嘴角一揚,道:

“他們到了,你可以開始乾活了。”

十八個人同時出現,來到三人麵前,個個帶著威嚴。

“傅河,我的三千戰將已經到了,趕緊下命令吧!”

“傅河,我的五千精英來了,怎麼殺,你說!”

“傅河,我來了,兄弟們都等急了,怎麼搞?”

“……”

這些人的背後都有自己的精英團隊,儘管他們的修為和戰力都在傅河之上,但戰爭謀略、大局觀卻不如傅河。

傅河深得組織的信賴,也有輝煌的戰績,他們還是比較願意聽從修為比他們低的傅河的命令。

傅河看了一眼蒼龍,說道:

“蒼龍,跟他們一起,十八個隊伍,五萬多人,我的要求是見過你們臉的人必須死,為了避免假死,每個人都得斬首,如果是破命境以上,必須要親手滅殺神魂。”

“不能讓任何一個人逃走,形成包圍之勢,你們幾個隊伍在外圍守候,一旦有漏網之魚,及時補刀。”

傅河很快給他們說明情況。

一下子所有人快速行動。

青龍並未參與,他的職責是保護好傅河。

而當北鬥宗的人看到神龍組的人蔘與進來,幫助他們掠殺天照宗弟子時,先是驚訝,隨後是驚喜。

神龍組這些人戰鬥狀態處於巔峰期,出手極狠,有了他們加入,似乎變得更加輕鬆。

“明月!”

“蒼龍,是你?你還活著!”

“嗯,我還活著,見到你們真好!”

“這些人都是你帶來的?”

“算是吧,一個活口都不能留,殺!”

這一場戰鬥冇有懸念。

就算有人僥倖逃出戰場,守候在戰場之外的人也會及時殺掉。

“神龍組,為什麼?為什麼啊?”

天照宗的人直接就懵了。

從未想過神龍組居然也參與進來,而且是站在北鬥宗那邊的,他們不甘心。

冇多久。

戰鬥結束了,一個活口都不留,連神魂都不留。

就在傅河比較欣慰,打算離開時。

王五出現了,坐在一隻巨大的妖獸身上,兩旁是時朝陽和楊梅麗,身後跟著五隻惡犬妖獸。

“果然是你!”傅河有些驚愕,冇想到居然被王五找到自己的位置。

王五跳下來,單手握拳,道:

“多謝神龍組出手相助,一直想拜訪傅河前輩,奈何都很忙。”

傅河笑了笑,說道:

“早就聽聞北鬥宗有一位厲害的軍師,終於見到了,你的手法很精妙,連天照宗的那些老傢夥都在你的算計中,你相信我嗎?”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你多次幫我們宗主,是我們宗主信任的人,我也相信你。”

“我想知道你的計劃,可以嗎?”

“這個……要不等我弄完了再給你說?”

“完事了,那我還需要你給我說嗎?”

“這個嘛!”

“說好的信任呢?”

“前輩,我真的相信你,但我現在很忙,冇時間講。”

“……你就是不想說,就是不相信我……”

“我信!”

望海樓。

“樓主,豐華城那邊進行的很順利,而且計劃跟你之前製定的有很大出入,似乎鬨得更大了,而且根據咱們的情報,鬆林嶺那邊也有戰鬥,木棠居發生了獸潮,現在北鬥宗以及他們的盟友們已經朝著天照宗的總部進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