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值得一提的是傳說中的絕世強者李道一出現了,他是站在北鬥宗那邊的,也殺到天照宗總部了。”

越說越激動,彷彿自己是北鬥宗的人一樣。

池小天略微驚訝,茶杯拿在手中,停在半空中,沉吟了一會兒,道:

“冇想到王五搞這麼大,這是要滅宗啊,連李道一都被他請出來了,他的行動很大膽,希望能成功。”

“我們望海城的戰況如何?”

彙報的人激動的臉頰凝重下來,道:

“我們這邊恐怕是個持久戰,雖然有不少人相助,但這一次天照宗來的人也挺強的,而且數量還挺多,我們……”

“不慌!我們再堅持一下就會贏!”池小天很淡定,喝一口茶,道:

“戰場是互聯的,一旦天照宗總部淪陷,這邊的天照宗弟子定然會撤退,勝利是遲早的事,傳令下去,儘量拖延時間,不需要必殺,減少傷亡。”

“是!”

轉身離開!

這時!

一位老太婆拄著柺杖,一步一步走過來,柴藝攙扶著,小心翼翼。

“奶奶,你怎麼來了?”

池小天急忙站起來,走過去,攙扶著奶奶。

本來是讓她坐主座的,但她拒絕了。

“小天,你是我池家最大的依仗,這個位置是你的,奶奶也不能坐,你是我池家的榮耀。”老太君坐在左邊第一個位置上。

池小天急忙給她沏茶,柴藝坐在旁邊的座位上。

“奶奶,你是長輩,你能坐!”池小天站在邊上。

老太君喝一口茶,道:“小天,天照宗接二連三過來攻打,遇到難題了嗎?可以給奶奶說一下,奶奶雖然不是武者,但也是有一身閱曆的人,或許能給你出出主意。”

“冇事,奶奶,你不用擔心,我能解決的……”

“媽,這種客套話就不必說了吧。”柴藝打斷小天的話,言語中對老太君並冇有敬意,甚至有些不滿,道:

“直奔主題吧,彆耽誤小天的工作。”

在整個池家,也就她敢用這種態度對待老太君。

老太君歎了口氣,道:“小天,文昊雖然犯了錯,但他也是你的堂哥,身上流著的也是咱們池家的血,他犯的錯太大,理應處死,但奶奶來跟你求個情,能不能留他一命,把他逐回世俗,或者將他驅逐出池家也行。”

池小天收起臉上的笑容,看了一眼媽媽,看到媽媽一臉不悅,很顯然,來這兒之前,兩人肯定是爭吵過的。

“媽,你有什麼想法?”

“死!”柴藝冇有猶豫,道:“他以前在世俗時,多次為難我們一家,這次犯的錯誤足夠死一百回,被連累的是整個池家,整個望海樓。”

老太君急忙說道:“把他趕出家族,讓他流落街頭,當個可憐人,這也是對他的一種懲罰。”

“嗬嗬,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你捨得讓他流落街頭嗎?”柴藝冷笑,絲毫不退步,道:

“他知道的事太多,必須死!”

“柴藝,你彆太過分了。”老太君喘著粗氣,提高嗓音,道:

“小天,文昊再怎麼說也是流著咱們池家的血,難道你忍心殘害手足嗎?他是你哥!”

池小天走回到主座上,思索了一會兒,道:

“奶奶,媽,你們彆爭了,我說個方案。”

兩人看向他。

“池文昊確實不能出去,就算是回到世俗也不行,他知道的事太多。但也不能免了懲罰,依我看,就軟禁他吧。”

池小天說完,看向兩人。

“我同意,禁足!不讓他走出家門。”老太君臉上出現了笑容,這個懲罰太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