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同意!”柴藝反對,說道:

“犯了這麼大的錯誤,區區禁足就了事了?小天,你是不是瘋了。”

池小天擺了擺手,道:“媽,你彆著急,懲罰池文昊的事交給你處理,你把他埋在地下,露出個頭就行,然後安排人每天送飯,送水就行,其他的不用管,直到我們望海樓和葉凡之間的關係被曝光也沒關係。”

這話一出。

柴藝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這個懲罰比殺了他更難受。

“小天,這……這太殘忍了吧,萬一需要一百年才能公開葉凡和望海樓的關係,他豈不是……埋在地下,動也不能動,半年時間身體都僵化了……這不行的……”

老太君想想都覺得可怕。

池小天喝一口茶,緩緩說道:

“奶奶,池文昊犯的錯誤太大了,會連累到你,連累到你的兒子、女兒們,你是想讓他們死,還是想讓池文昊死?如果怕你選擇保池文昊,我可以答應你,但我讓你和你的兒子、女兒、孫子孫女們上一線。現在天照宗的人正在尋找我們池家人,見一個殺一個,我敢保證,他們會第一個死,你覺得呢?”

“你……小天……”老太君氣得血壓都上來了。

喘著粗氣,臉色蒼白。

“奶奶,您消消氣,這已經是最仁慈的懲罰了,你自己選吧!”

老太君氣得直哆嗦,指著他,道:

“你……你遺傳了你媽媽……你們……他是你哥呀……”

池小天看向門口的方向,道:

“叔,彆躲了,帶你媽去休息吧,不然一會可能要出問題了。”

池永寧走進來,眼神裡對池小天有怨恨,但卻不敢說。

目前池家,池小天說了算,權力最大。

“叔,你彆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想奶奶也不想你上一線去送死。”

池永寧不說一句話,帶著老太君離開了。

柴藝喝一口茶,看著兒子,道:

“小天,你剛纔嚇到我了,我還以為你心慈手軟呢,就要把他們氣死,這個池文昊必須得死。”

“媽,他還不能死!”池小天喝一口茶,道:“可恨之人亦有可用之處,像他這樣的人,必定會投靠敵人,而我們可以再利用他一次。所以你不能讓他死了。”

柴藝一下子反應過來,道:“小天,葉凡的眼光真的很毒辣,你太聰明瞭,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外麵的戰鬥冇事吧?”

“冇事,勝利終將會屬於咱們的。”

就在這時,有人進來彙報:

“樓主,天照宗的人開始撤退了,需要追擊嗎?”

“不用,馬上安排人手,留下三分之一的戰力在望海城內,其餘戰力前往天照宗總部,咱們和北鬥宗一起滅了天照宗,我也要去。”

池小天站起來,戰意升騰。

“小天,太危險了,你不能親自前往。”

“媽,我必須去,這場戰鬥太重要了。”

“那可是六上宗之一,真的能滅嗎?”

“彆人我不信,葉凡,我信!”天照宗!

“什麼?李道一?”

宗主廖寧很是詫異,看著前來彙報的人,來回踱步,心急如焚。

從葉凡出現到現在,一個個壞訊息不斷傳來。

本以為輕鬆拿捏的望海城也變得棘手了。

這次彙報之人更是帶來了壞訊息:

傳說中的絕世強者李道一出現了,親自摧毀豐華城、不費吹灰之力幫助北鬥宗贏得勝利,已經來到文筆峰腳下,準備上總部來。

“宗主,怎麼辦?李道一可是絕世高手,修為碾壓無邊境,咱們根本無人能抗衡啊!”回來的人驚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