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寧看了旁邊另一位彙報人,道:

“說你的事!”

“韓小琴、柯鴻寶、王世茂、原山知美、神林翔大等等但凡前往狙殺葉凡的無邊境強者都失敗了,有的被葉凡拘了神魂,有的神形俱滅,目前可能逃走的無邊境是陶慧前輩,但她失蹤了。”

啪!

廖寧猛然一拍,打爛了邊上的桌子。

“葉凡……葉凡,我與你勢不兩立。”廖寧萬萬冇想到這麼多無邊境武者聯手,居然還殺不掉一個葉凡。

簡直太出乎意料了。

就在這時!

一位武者匆忙來報:

“宗主,鬆林嶺被毀了,已經聯絡不上,當我們的人趕到時,一個活口都冇有,連破道境的前輩都橫死。”

“鬆林嶺……鬆林嶺……”廖寧氣得嘴皮哆嗦,無儘殺意在瀰漫,道:

“究竟是誰在和葉凡一起佈局,剛剛把鬆林嶺的無邊境調走,他們的人就出現,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控中。”

“現在望海城那邊久攻不下,李道一到了宗門,你們……啊……”

突然,整座大樓出現了顫動。

能夠感覺到無儘的威壓襲來。

走出去觀看。

天空之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敵人,都是北鬥宗、萬朝城、寧舊澗、道盟、以及很多他意想不到的武者。

一個個都身上帶著濃鬱的殺意,手持利刃,盯著天照宗。

為首的是李道一。

李道一的身邊站著一個年輕人,散發出極強的毀滅性,是銅棺的氣息,是當初從銅棺裡走出來的少年。

若不是李道一在,天照宗的眾多弟子早已動手。

“在下天照宗弟子於深,恭迎李前輩!”

一位無邊境武者於深上前,雙手抱拳,非常恭敬,卻麵色凝重。

天照宗其他弟子們都在其身後,保持著敬意和警惕。

李道一掃視一眼,說道:

“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就地解散天照宗,宗主以及長老、護法的人頭奉上來;第二,我來親自橫掃,殺多少算多少,無邊境的小子,你怎麼選?”

於深的眼皮跳動,有點咬牙切齒,卻是敢怒不敢言,平複心情,道:

“前輩,天照宗乃是我先輩辛苦締造的大宗門,也是華夏武道世界的結構主要成分之一,如此輕易解散,對整個華夏武道世界來說都是不可取的,這會引起華夏武道世界的動盪。”

李道一的身影在原地上消失。

下一秒,出現在於深的麵前,距離他僅半米之隔。

把他嚇了一跳。

這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反應。

臉色瞬間蒼白,額頭上、脊梁骨直冒冷汗。

“小子,你在道德綁架我嗎?”

李道一很不爽。

啪!

一巴掌甩過去。

打在他的臉上,鮮紅的血液滲透出來。

於深咬緊牙關,不敢反駁一句。

身後的天照宗弟子們都非常緊張,氣氛緊張到極致,空氣彷彿靜止了。

“我老頭子又不是冇滅過天照宗,什麼動盪,那不過是重新洗牌而已,會有新的宗門頂替你們的位置。”

於深能夠感覺到左臉的骨頭已經碎了,下巴出現了嚴重的問題,道:

“前輩,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站在那邊?您這等修為,不應該參與這種事的,為什麼要這麼做?”

李道一回頭,看了一眼時錚,說道:

“當真正的災難來臨之前,你們屁都不是,唯有真正的天選之子纔有作用,遇到一個天賦俱佳,完美的繼承自己衣缽的人不容易,為了我的徒兒,你們滅了他的宗門,屠殺他的親人,我為他報仇,你覺得有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