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道一歎了口氣,道:

“既然前輩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管了。”

轉頭看向北鬥宗及其夥伴們,這些人滿臉疑惑,也很緊張,他們不能失去李道一這位超強戰力。

不然會付出慘痛代價的,可能會敗北!

“諸位,你們若退,我可護你們安全退出,你們若戰,我已不能參戰。”

這是他能給出的最後承諾。

相信牧牛人也不會反對。

果然,牧牛人並未說話。

“我輩修士,何懼一戰!戰!”

一道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

熟悉的聲音,令人激動的聲音。

紛紛讓出一條道來,轉頭看去。

一襲白衣勝雪,手持利劍的青年邁著堅定的步伐走過來,儘管身上滿是鮮血,他的戰意高昂滔天。

他的身旁是王五,王五騎著惡犬妖獸,斷了的手臂已經恢複。

兩人的後麵是楊梅麗和時朝陽。

“宗主……”

“是宗主來了。”

“葉宗主,終於來了。”

北鬥宗的人很激動,他們隱藏了很久,參戰了很久,卻冇有機會再見到宗主。

如今再見,宗主給人一種強大的威嚴,不可高攀,更加的深不可測。

白衣飄飄,手持利劍,如同劍仙,踏步而來。

眾目睽睽之下!

葉凡來到兩位前輩麵前,目光定格在牧牛人身上還有一會兒,看向李道一,雙手抱拳,道: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晚輩葉凡就此謝過!”

李道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牧牛人,說道:

“不錯,果然是天縱奇才,天賦極佳的修仙者,你確定要戰?”

葉凡的餘光看了一眼天照宗的無邊境武者們,不多,也就七位,其它宗門的無邊境早已離去。

當初他們也是從天照宗的基地趕回來的,可看到李道一,他們退出了這場戰鬥,而天照宗的無邊境彆無選擇,不得不戰。

葉凡的目光再看向牧牛人,有些激動,時隔多年,再次相遇,道:

“我要戰,我要為宗門的兄弟姐妹們報仇。”

牧牛人的眼眸中有一絲欣慰,道:

“你要戰便戰,與我們無關,我們絕對不會出手,不過你死了,我倒是可以幫你收屍。”

“李道一,走!”

“哞!”

黃牛叫了一聲,掉頭走了,速度極快,一閃一閃已經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李道一歎了口氣,不知道這兩師兄弟在搞什麼鬼,也不好點破,跟隨著離開了,不過他心裡明明白。

牧牛人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弟死去。

原本勝局已定的北鬥宗這邊變得懸念起來,如今戰力上,難分勝負,葉凡雖強,但其一方的強者不多。

葉凡將目光看向天照宗的無邊境武者們,眼眸一冷,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大勢。

無儘的劍意不斷碾壓、毀滅氣息不斷蔓延,手中斷水劍瀰漫出來的古老氣息、毀滅氣息、令無數人窒息。

無邊境武者們站成一排,擋住了葉凡爆發出來的殺勢,護住身後無數弟子,卻護不住身後的高大建築。

拔地而起的建築被肆虐的劍氣切割、摧毀、不斷倒塌。

“葉凡,你如我天照宗內,冇有了李道一前輩的幫忙,你必須死!”於深的臉頰已經恢複,並排站在無邊境武者身邊,一臉傲然,轉頭看向那邊的廖寧,道:

“廖寧,葉凡交給我們,你們殺光其他人,一個都不許留下,我要看到屍橫遍野!”

廖寧鄭重的點頭,道:

“隻要李道一前輩不參與,這場戰鬥,我們必勝!”

“八長老,啟動護宗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