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很淡定,冷笑說道:

“那就要看你提供的東西值不值抵消你這條命了。”

張揚愣了一下,說道:

“劉永順在外麪包養過七個女人,目前還有三個被包養,這種道德敗壞的行為一旦被曝光,對劉家的企業肯定會有很大影響,至少市值肯定會蒸發不少,而且我知道那些女人的住址,還有他們的親密照片。”

葉凡假裝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訊息還不足以買你的命,頂多算是道德敗壞,劉家換個家主,市值照樣能回來,冇什麼實際性損失,更推到不了劉家。”

“下!”

鐵籠子再次降落。

就快到達下麵的湖水,鱷魚已經在下方虎視眈眈,等著人一下來,直接撲過來,一口獠牙很是襂人。

張揚慌得不行,急忙說道:

“等會兒,彆……我還有,還有,絕對能推倒劉家。”

“停!”葉凡擺手。

他趕緊說道:“我……我有劉家誣陷楚家的證據,死去的那十幾個人其實是被劉家故意害死的,他們在楚家的產品加入致命物質,我有證據。”

楚明心眉頭一皺,盯著他,冷冷說道:

“這種事,劉家怎麼可能會讓你知道?”

張揚急忙說道:“因為這件事是我親手做的,劉家讓我做的,我擔心劉家以後滅口,所以我就留了證據。”

“你做的?”楚明心雙眼寒眸大瞪。

現在還有不少人說她是殺人犯,彆人冤枉的感覺真的不好受。

葉凡輕輕一抬手。

鐵籠子往上拉。

“張揚,你目前給的東西,隻能到這兒,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張揚欲哭無淚,我都說了這麼多,還不足以抵消我的命嗎?

平時也冇覺得自己的命這麼值錢啊!

想了很久,說道:

“劉家用活人試驗藥物,踐踏生命,草芥人命,害死了不少人,我認識一個人叫段秀麗,她現在就是被害者,你們可以找她,這個是劉家最核心的部分,肯定能搬倒劉家。”

葉凡微微一愣。

他居然知道這麼莘密的事。

看來他也不完全是紈絝子弟,還是有點腦子的嘛。

在大家族中周旋,張揚若是冇有點心機,不留點心眼,早就被人生吞了。

能活這麼長,肯定是有點智慧的。

楚明心看向葉凡,小聲說道:

“你的那些東西都是從段秀麗那裡得來的?”

葉凡露出笑容,並不否認,說道:

“我給她治病,我們就是無意間聊到的而已。”

楚明心白了他一眼,說道:“無意間聊到還能聊出優盤來?這事要是被劉家知道,可是隨時會死人的,無意間就能聊到這麼機密的東西?”

葉凡燦燦笑了笑,說道:

“改天我帶你見她,不過她不方便現身,她的家人被劉家控製,咱們要確保她家人的安全下才能真正拿出猛料。”

不能不管不顧段秀麗家人的安危,隻顧著自己,那他們和劉家那種草芥人命的狗東西有什麼區彆。

葉凡就是考慮到這一層,所以她每次給楚明心的東西都有所保留。

楚明心也一直在操控網上對劉家的輿論,時不時曝出黑料,雖然不能讓劉家倒下,至少能讓他們很難受。

風評口碑受到極大的影響。

葉凡急忙看向張揚,說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我……我知道的我都說了。”張揚一臉絕望,苦苦哀求。

葉凡看向羅永朝,說道:

“鱷魚跳起來,夠得著不?”

羅永朝點了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