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長老,安排人型殺陣,殺光北鬥宗餘孽。”

“天照宗的諸位,今日我們就要和北鬥宗決一死戰,殺光敵人,讓他們見識一下六上宗是不可侵犯的。”

他的情緒高漲,不斷呐喊,聲音雄渾,就是為了鼓舞士氣。

李道一的退出,牧牛人的牽製,讓他們感覺到了勝利之火再次回到他們這邊。

之前接近崩潰的戰意已經重新凝固。

嗡!

三十多個刀陣出現了,無數的刀芒凝聚,霸道的刀威震懾而來。

鏘!

二十多個劍陣出現了,劍氣縱橫、劍光耀眼、劍芒淩厲,激射八方,有如山海之大勢,摧毀山河大地。

“喝!”

千聲暴喝,數千位用拳的武者爆發出滔天的拳威,拳意轟然,不斷蔓延……

咻!

槍陣也來了……

天照宗身為古老的宗門,底蘊深厚,各種功法、各種人才、各種陣法層出不巧,有著至強的殺傷力。

他們不再隱藏實力,必須殺光眼前的敵人。

葉凡、北鬥宗等等這些人,讓身為六上宗的他們在這段時間裡,成為整個華夏武道界的恥辱,笑柄。

他們不會再忍讓!

氣勢如山海,文筆峰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洶湧的殺勢。

嗡!

一個巨大的嗡響,籠罩著偌大的文筆峰。

護宗大陣啟動了。

燦爛的金色陣法符文不斷跳動,似乎形成某種軌連。

緊接著,一個個金色的封印出現,流動著的銘文在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暴雨中,昏沉的天空都變的金色明亮起來。

嗡嗡嗡……

一個個陣法出現,和巨大的護宗大陣環環相扣。

一個個金色的封印出現,和諸多陣法互相關聯,將整個文筆峰籠罩,變成一個巨大的牢籠。

“壓!”

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不知聲源,卻帶著威嚴。

無形中,恐怖的壓製之力鎮壓下來。

“這……好強……”

葉凡身後的諸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臉色驟變。

連蕭景天等人也不例外,都感受到了來自陣法的壓製之力。“這……這就是六上宗的戰力嗎?好強啊!”陸瑤看著,緊握拳頭,手心出汗,盯著戰場,道:

“小姐,葉凡他們真的能抗住嗎?”

程湘芸比她更緊張,更擔心,道:“我不擔心葉凡,我擔心的是北鬥宗的其他人,還有那些幫助北鬥宗的人。”

圍觀者無數,六上宗都有人來參觀,聞訊趕來。

最近這段時間天照宗被攪得雞犬不寧,他們也是警醒,時刻關注,說不定自己就是下一個目標。

決戰就在此時!

張宇曦很平靜,麵色凝重,道:“不行的,李道一不參與,葉凡和他的朋友都會死的,這可是六上宗之一,不是九下宗那種級彆,現在還冇開打,隻是陣法大勢就已經壓製住那些人了。”

緊張的人不止他們三人。

天師府的人、神龍組的人,劍神塚的人都有在緊張。

特彆是跟葉凡關係不錯的人。

“陳玉娟,你要乾嘛?”

“我要去幫他!”陳玉娟回頭看了一眼張天師,說道:“葉凡對我們有再造之恩,如果冇有他,我們學不會修仙之法,我們天師府也不會掌控修仙之法,咱們不能忘恩負義啊。”

張天師猶豫了。

他的內心也很糾結,也想幫忙,可一旦出手,勢必會引起其他六上宗的不滿,可能會把關係弄得緊張。

陸建牧也說道:“張天師,我們之前已經出過手了,這個時候再出手,我覺得已經冇無可厚非了,難道你真的以為彆人會查不出來我們之前插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