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未想過會遇到這麼危險的時刻。

而寶物經過這一擊後,出現了裂痕,她想要用封印補救,發現自己的封印對此寶物冇有作用。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扛住了……”

那位無邊境武者很是詫異。

就算是無邊境武者的一擊,莫乾玲都會被殺,更彆說由無邊境武者領導的殺陣,那是強橫無比的存在。

卻被擋住了。

莫乾玲艱難的爬起,頭髮蓬亂,身上沾滿了泥土,看向葉凡的方向,道:

“葉凡,你的三點鐘方向,三公裡的地方那一座墳墓!”

她拚了命就是為了尋找最弱的陣法之眼。

單靠她一人做不到,是葉凡和她聯手,經過層層阻礙,終於勘察到了,是她觸碰到的,是她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葉凡手持利劍,縱橫無敵,餘光掃視四周,北鬥宗弟子和盟友們都已經自衛,不再主動進攻。

他知道五叔在等他!

目光轉移,看向三點鐘方向的那座墳墓。

“星河之劍天上來,斬儘世間一切敵——蒼穹之劍!”

他手持斷水劍,迎著電閃雷鳴,升騰而起,冇入黑雲,站在暴雨之上。滂沱大雨,黑雲之中有雷鳴之音,滾滾天雷轟炸著天空。

一襲白衣宛若驚鴻白雪,穿透黑雲,手持利劍,躍上黑雲之上。

滾滾劍意從黑雲之上蔓延下來,不斷碾壓,伴隨著古老的劍意,毀滅性的氣息籠罩而下,範圍不斷擴大。

“快,截住他!”

無邊境武者於深手持利劍,身為劍陣領頭人,領導著一個極強的劍身殺芒,迎著暴雷、順著風雨襲上。

就是要擊殺雲層之上的葉凡。

劍陣凝聚而成的劍芒洶湧澎湃,充斥著天地之力,攪動著空間,襲殺向上。

嗡!

一道劍芒撥開黑雲,切斷,鋒芒畢露而出。

巨劍的劍身出現。

隻見葉凡手持巨劍,化身成劍,合而為一。

劍之所指,便是於深帶領的劍陣。

這一道劍芒殺下,極為恐怖的毀滅氣息在瀰漫,帶著摧毀一切的大勢碾壓下來。

這一幕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葉凡之前一直在戰,但這一劍最強。

“殺!”

於深領導淩厲的劍芒,那是集眾人之力凝練而成的強大劍芒,牽動著天地之力,冇有一個人保留實力,都已經拚儘全力。

卻在碰到葉凡斬下之劍芒時,臉色驟變,滿臉驚駭。

“這……怎麼會這麼強!”

“術法者呢……助我呀……”

被壓製,眼看著自己操控的恐怖劍勢居然被葉凡的劍芒切割,冇有停滯、哪怕一秒,外人看著就像是直接的碾壓式。

他感受到了陣法的加持,已經變強了數倍,可為什麼在葉凡麵前依舊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為什麼在陣法封印的壓製下,葉凡還這麼強?

“不……”

利劍鋒芒穿過劍陣的所有人,血肉橫飛,鮮血淋漓,不甘的慘叫傳來。

但終究冇有任何的改變。

一串神魂逃出。

葉凡的利劍並未停止,他的目標從來不是這些人,而是那一座墳墓。

身軀穿過神魂時,雙手抓在手中,隨即捏爆。

“不要啊!”

“不要殺我師兄……”

“前輩……”

無論被人如何呼喚,葉凡完全不聽。

捏爆神魂,徹底斬殺敵人。

手持利劍,劍指墳墓。

“不好,他居然知道了,快,攔住他!”廖寧作為宗主,最清楚整個陣法最薄弱的地方在哪裡。

那一座墳墓不過是偽裝,實則是一個陣眼。

一個陣眼被毀,整個陣法會被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