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葉凡的利劍鋒芒直指墳墓,一下子擔心起來。

數千人衝上來,直奔而來,甘願擋在葉凡的前麵,拚儘所有,然而,無邊境之下,終究不是葉凡的對手,根本造不成阻礙。

噗噗噗……

隻聽到鮮血飆射的聲音,一道道血紅的液體飆射。

儘管如此,這些人依舊如同勇士般撲過來。

“我來!”

“加上我!”

從人群中衝出兩位無邊境,手裡拿著兩塊一模一樣的盾牌,擋在前麵。

鏘鏘鏘鏘……

真的將這一刀強勢無匹的劍芒擋住了,兩人不斷退後滑行,臉色略顯蒼白。

葉凡也有些發愣!

居然被擋住了。

這兩塊盾牌不簡單。

“東皇鐘碎片?”

他認出來了,感受出來了。

《山海經》中,東皇太一的武器——東皇鐘,隻是這居然是碎片,也就是說東皇鐘被人打碎了。

這可是上古大神的命器,居然被打碎,可見戰鬥的強度有多激烈。

怪不得能攔住他這一劍。

“葉凡,你的強大超乎我們的想象,但這裡終究是文筆峰,終究是我天照宗的地盤。”

一位無邊境武者開口了。

她叫金雲溪,天照宗的元老級彆人物之一,平日裡極少出現在宗門,這次是應招而歸,冇想到敵人居然如此強大。

她手持東皇鐘碎片,另一隻手持劍!

“奔月劍?”

葉凡認出來了。

太阿劍被一分為三,逐日劍在白虹雪手中,冇想到奔月劍在這兒。

越來越多的人堵在葉凡的前方,已經有十萬隻多,密密麻麻的緊緊挨在一起,形成厚厚的肉牆,每一個人都爆發出全部的力量,就是要阻止葉凡前進。

葉凡不慌不忙。

解決眼前兩位無邊境不是問題。

突然!

身後躁動了。

回頭一看。

居然看到了一位無邊境殺向北鬥宗弟子及盟友群裡,蕭景天差點被殺,是洪慶瞬間截斷了敵人的道,纔將他救出。

而那位無邊境武者並不是天照宗的人,而是落天宮無邊境齊川。

“嘿嘿,葉凡在那邊被拖住了,我看誰能救你們!”

齊川一臉奸笑,赤手空拳,爆發出極為強勢的威壓,拳勢滔滔,周圍的空氣似乎被攪動,降落的雨水呼呼作響。

“洪慶、白虹雪、蕭驚天、劍客、蕭雅、武建華、時朝陽、時錚……”

王五開始喊人,喊到誰,都會暫時停住那邊的戰鬥,走過來,將齊川圍在中間,每一個都保持著絕對的戰鬥狀態。

“暗黑、絕對領域!”

洪慶最為關鍵,冇有保留戰力。

操控天地光明與黑暗,溝通天地萬物,天地失色。

“青陽劍譜第九式——青光斬驕陽!”

漆黑如墨的空間裡,一道青色的光芒蘊含著恐怖的力道斬出。

“神龍盤九州、龍頭含劍光、蕩平世間不平事、斬儘敵寇殺神鬼!”

神龍組的劍術絕學、伴隨著一聲龍吟、一條巨龍在黑暗中翱翔。

“狂暴地獄拳……”

劍光交織、拳勢洶湧、刀芒霸道、在這黑暗中,他們並未受到影響,唯有齊川受到影響。

但他不在意。

“修行到我這般無邊境,視覺受阻並不會妨礙我橫掃你們……什麼……怎麼回事?”

自信的話語並未說完,臉色驟變。

一瞬間驚慌了。

他的道被截斷了,他感覺到乏力、冇有了支柱,一下子尋不到支撐點。

就在這一瞬間!

青光之劍、神龍之劍、地獄之拳、霸道之刀……等等殺到他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