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之所指,皆斬破!

一道萬米長的鴻溝在腳下裂開,穿過那個掩埋陣眼的墳墓,直接炸開。

長長的鴻溝依舊可以感受到劍意的奔襲,劍氣的縱橫與肆意。

墳墓的炸開。

無數關聯的小陣劇烈的顫動了一下。

“啊……”

墳墓旁傳來五六聲慘叫。

那是術法者,陣眼被破,他們遭遇陣法的反噬。

死了兩個,其他人皆受傷。

葉凡成功了!

不僅斬殺了兩位無邊境,還破了陣眼,讓陣法出現了裂縫。

就在陣法出現裂縫的瞬間,一個金色的封印飛祭過來,直接卡在裂縫中,讓裂縫無法修複。

葉凡回頭一看,是莫乾玲做的。

“做到了!”

莫乾玲的身影快速變幻,腳踩著金色的光芒,速度極快,那是封印加持,雙手合十在胸前,嘴裡唸唸有詞。

卡在裂縫的封印快速變大,撐開裂縫。

“莫乾玲,你我本無仇,你為何要與我天照宗為敵?”

一位破道境大聲質問,同時殺過來。

他殺來了,伴隨著五六位破道境也一起殺過來。

莫乾玲冷哼一聲,並未過多理會,身影依舊在快速移動。

“留住她!”

一位長老急忙喊話,奔襲過去。

他們都知道莫乾玲的目標是裂縫處,必須阻攔。

“葉凡,幫我!”

莫乾玲神情緊張,儘管這些人的陣法對她造成一定的威脅,但不會致命,隻是變弱了一點。

但她的術法造詣高出這些人太多,不會有影響。

不用她喊話。

葉凡也已經出劍,劍光照耀雨下的昏沉,劍芒淩厲切開空間的雨滴,身影如鬼魅,掠殺過去。

噗噗……

一朵朵血花在暴雨中綻放,染紅了還未落地的珍珠般雨滴。

莫乾玲終於趕到裂縫處!

腳踩封印,周身出現了五六個封印,正在拚命的撐開裂縫,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大。

嘭!

一聲巨響傳來。

眾人有些懵!

這一聲巨響從陣法之外傳來。

抬頭看去。

密密麻麻的人出現在上空,陣法之上。

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哈哈哈,天照宗的龜孫們,你姑奶奶我來了!”

“殺死你們這些混蛋,敢動我姐姐,我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看我王八拳,打爆你的豬頭!”

“哎呀好痛,師姐,救我……”

楚明月的聲音很密,揮出的拳頭很重,一拳打爆一敵人的腦袋,打得腦漿迸濺,她再伸舌頭舔一下。

“滾蛋!”

林溫柔一拳打爆追殺楚明月的武者,一身磅礴大勢引動了天空之上的黑雷滾滾,拳意似乎牽動了驚雷。

腳踩兩具屍體,已經被踩爛,渾身是血,戰意越發高昂。

站在陣法之上,俯視而下,麵色凝重。

陣法之內的戰況並不明朗,壓低聲音,道:

“師弟,需要我進去幫忙嗎?”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師姐,按照五叔的計劃執行,不用管我們!”

“好!”林溫柔抬頭,環顧。

陣法之外還有很多天照宗的武者,其中還有不少術法者是在外麵的。

既然葉凡等人已經全部進入陣法之內,那麼陣法之外便是安全的,隻是他們並不知道林溫柔等人還冇到。

“所有人聽令,優先獵殺術法者!”

林溫柔作為最高領導者,接收來自王五的資訊,指揮戰鬥的同時自己也參與戰鬥。

“看到那邊的閣樓了嗎?閣樓之下便是一處陣眼,傾城,你們過去,閣樓可能有武者守護,小心!”

“明月,殺光你眼前的這些武者,他們那邊隱藏不少術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