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這位窺玄境的神魂逃走不到一米,遇到了魔氣吞噬,魔氣中隱藏著一把魔刀。

黃厚德看了看此人,眉頭微皺,道:

“魔宗傳人?邪月的逆天魔吟……”

秦傾城來到他的身邊,抱拳道:“多謝前輩幫忙!”

話畢,捏爆抓在手中的神魂!

“殺!”

黃厚德點了點頭,便殺向閣樓。

他要和北鬥宗弟子保持一定的距離,完成任務後,他還得回宗門解釋清楚。

在眾人的攻勢下!

閣樓被攻破。

陣眼被毀。

眾人將目標轉向巨大的護宗大陣,如果裡麵不放行,他們是進不去的。

那就獵殺外麵的天照宗弟子吧。

池小天的身邊站著尹鵬雲,這是他的貼身保鏢,從不離身,站在遠處,縱觀整個戰局,腦子飛快思索。

隨即,不斷髮號施令。

這邊是他要親臨戰場的原因,必須要親自指揮,否則他不放心。

嘴角微微一揚。

“樓主,裡麵的人受困,我們的人進不去,恐怕也會敗的。”尹鵬雲有些緊張,有些悲觀。

池小天很嚴肅,觀看戰局,道:

“我相信葉凡能殺出一個裂口,裡麵還有術法大師莫乾玲呢,這兩人聯手,隻要一念大師不出,天師府的大天師不出,基本無人能擋。”

兩人在陣法之內的配合也是越來越有默契,不斷破壞陣法,儘管還不能撬動護宗大陣,但那些小陣也是一個個被破,陣法之威也在減弱中。

嘭!

一聲巨響。

一個巨拳從天而降,轟打向巨大的護宗大陣,打得整個巨陣都在顫抖,都在轟鳴,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麵都感覺到了。

紛紛看去。

那是林溫柔的巨拳。

雖然凶猛,但並未能撼動護宗大陣,連一點裂痕都冇有。

想要以暴力破之,難!

“師姐,我跟你一起!”

楚明月也來了,手握巨拳,吸收周圍的大道之力、天地之力、宛若一隻狂暴的猛虎,奔襲過去。

林溫柔的巨拳更加強勢,拳勢滔天,背景彷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附身,天空之上的黑雲雷電被拉拽而來。

兩人一前一後,打向同一個地方。

嘭!

嘭!

兩拳巨響,打得護宗大陣不停的震盪,儘管冇有出現裂痕,但依舊能被葉凡、莫乾玲極大的幫助。

護宗大陣遭受這麼大的攻擊,陣眼必須極力牽製,製衡,一旦發力,就會更加容易被葉凡尋到。

“莫大師,左邊那座山,跟我來!”

葉凡腳踩驚鴻步,身影如鬼魅、手持戰劍、一路掠殺、頭頂著昊天塔,古樸的劍意驚鴻宛若夢迴遠古。

一劍怒斬!

擋在山前的武者都被劍芒所殺,山被劈開。

看到了一個五色祭壇!

莫乾玲雙手結印,祭出封印,想要切割。

嗡!

祭壇居然散發出五種光芒,擋住了這一擊。

“五行?”

葉凡有些詫異,冇想到會遇到這種東西。

五行相生相剋、環環相扣,想要破解,極為不易。

“我來破!”

引動陰陽、蔓延入體,雙目陰陽,一黑一白,手中利劍也是黑暗紋路。

用陰陽破五行,希望可以!

一劍斬殺,劍芒淩厲。

噹!

激射出無儘星火,卻依舊冇能破壞這五行祭壇。

“不對,還有什麼東西被我們忽略了!”

就在這時!

頭上傳來巨響,師姐和楚明月的巨拳依舊在轟擊護宗大陣,越來越多的人蔘與進來,一拳接著一拳。

打得護宗大陣不停的震動。

“我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