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識勘察,找到了關鍵所在。

目光環顧四周,五座山下必有東西。

拿出陰陽尺、一分為二,爆發出古老的劍意,雙眼陰陽,逆斬過去,八道劍芒縱橫八方。

直奔五座山去。

五行祭壇,利用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相佐相成的道理,互相牽製,融入天地間。

這種手段極為高明,佈置此五行大陣之人,必定是術法高手,手段可能會在莫乾玲之上。

葉凡已經感知到其原理,手持陰陽尺,斬出八道淩厲劍芒,斬殺八方,直奔五座山過去,地表被劍芒撕裂。

不少人想要阻擋,卻發現根本無法阻擋。

“攔住!”

不僅僅是武者出手,連術法者也祭出封印,想要阻攔殺去的劍芒。

呯!

一聲清脆的聲響,封印破碎,劍芒依舊向前斬去。

轟隆隆!

五座大山被劈開,和祭壇呼應斷裂。

聽到不少術法者的慘叫,不知生死,但已經失去戰鬥力。

雙手合一,陰陽尺合而為一,迸發出劍芒。

“天地陰陽、萬物之源、斬儘山河!”

以尺化劍,怒斬下去。

嘭!

祭壇徹底被毀。

整個巨大的護宗大陣都顫動了。

震懾而下的陣法之力減弱了不少,北鬥宗和盟友們都激動了。

他們以洪慶、蕭景天等人為首,互相依靠,背靠背,殺出一條血路,在王五的指導下有序進行。

嗡!

巨大的昊天塔都感覺到壓力在減弱,爆發出更強的壓製之力,不但抵消了陣法之力,還壓製了天照宗的弟子。

給北鬥宗諸人創造了極大的機會。

“啊……”

一聲慘叫傳來。

那是莫乾玲的慘叫聲。

整個人橫飛,身上血肉模糊,可以看到多處白骨森森,渾身是血,重重的砸在地上。

那是近百位破道境以及兩位無邊境的聯手,他們要逐個突破,先殺術法者,先殺莫乾玲。

“師叔……”

梁初心大喊,想要衝出去。

“不可!”王五喊住她,道:“我知道你很著急,可你不能走,你走了,你身邊的人都會死。”

梁初心身為術法者,以術法之力護住眾人,她的位置很關鍵,她若離開,將會隨時被攻破。

可莫乾玲重傷垂死,那可是她的師叔。

王五也很著急,看了一眼葉凡那邊,距離太遠,似乎來不及搭救。

那兩位無邊境和近百位破道境就要殺到莫乾玲的麵前,她會死的。

術法者最怕的就是近身戰,特彆是無邊境一旦靠近,基本就是被判死刑。

就在莫乾玲也放棄的時候。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地上的陰陽黑白沸騰起來,快速的將莫乾玲包裹,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連她本人都冇反應過來。

但她冇有抵抗,她知道這陰陽八卦是葉凡在操控,對於葉凡,她絕對的信任。

這還冇完。

似乎感覺到了空間的穿梭與移動,她不是很確定。

當她被陰陽黑白暴露在外,卻發現已不在原地,而是在葉凡原先的地方,轉頭看去之前自己的位置時。

葉凡正在揮劍,直接斬殺了兩位無邊境武者,抹過脖子,橫推向前,掠殺近百破道境武者。

大量的鮮血不斷迸濺,染紅了暴雨、滾燙的灑在空中。

飛起的腦袋一個個拋向空中,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

就算奔襲而來都冇有這麼快。

葉凡一隻手抓住兩個無邊境武者的神魂,當他回頭一看,滿臉是血,露出邪魅的笑容,同時手裡捏爆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