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目光掃視人群,大聲喊道:

“李道一師叔,救命啊……”

“牧牛人師父,有人要殺你最愛的徒兒啦……”這兩句話喊出,落天宮的人直接就愣住在原地。

麵麵相覷,不知真假。

旁邊的葉辰也很懵,道:“明月,你什麼時候拜牧牛人為師了?李道一怎麼成你師叔了?我咋不知道?”

楚明月嘿嘿一笑,道:“需要你知道嗎?他們就是我的師父和師叔,那麼牛逼的人,不認白不認,認了,隻要他們不否認,誰敢去跟他們對質啊。”

葉辰直接翻白眼。

這臉皮也太厚了吧,簡直跟葉凡一樣——無恥!

“小心被兩位前輩隨手拍死你。”

“哼,這你就不懂了吧!”楚明月一臉得意,看著那些遲遲不敢再殺來的落天宮弟子,說道:

“時錚是真的拜李道一為師,還是李道一哀求要收徒的,這個也是李道一和五叔的交易,就憑我和時錚這關係,李道一肯定不會跟我計較的啦。”

“至於牧牛人,我總感覺他跟我姐夫有點關係,但他們都不告訴我,其實我都知道,牧牛人好幾次出手救我姐夫,肯定是有原因的,他肯定也不會跟我計較的。”

“兩個那麼大的人物,會跟我計較這種小事嗎?說不定哪天我真的能明白牧牛人為師呢,那我不是賺啦!”

葉辰直接無語。

葉凡是他見過臉皮最厚的人,現在排名第二的是楚明月。

不過確實唬住了落天宮的人,那些人轉頭攻擊其他人去了。

“在場的所有落天宮弟子聽令,擊殺北鬥宗餘孽及其盟友,一個不剩,為我們落天宮的無邊境前輩報仇。”

喊話的是三長老包英衛,手持利劍,大手一揮,一道淩厲的劍芒奔襲殺來,直指望海樓諸人。

一下子,上千武者奔襲殺去。

原本是北鬥宗和望海樓的人掠殺天照宗弟子,現在形成了一場混戰。

“黃厚德,你要對我下手?”落天宮弟子盯著他。

黃厚德兩手一攤,道:“我彆無選擇!”

一道劍光從邊上殺去,爆發出來的劍芒極為淩厲,牽動周圍的天地之力,更是引動了周圍的暴雨,似乎化作縱橫無敵的劍氣掠殺過去。

“這……啊……”

“黃靜雯,你……”

“紫雲門,你們是要站在北鬥宗那邊嗎?”

“……”

不得不說,黃靜雯的這一劍穿殺,帶走了二十多條人命。

多人重傷。

黃靜雯眼眸冰冷,道:“我已經和葉凡做了交易,我紫雲門永遠不會和北鬥宗為敵,而且會站隊北鬥宗,我身為紫雲門的千金,我的出手就是最好的證明,落天宮,從今往後,我們便是敵人。”

“王一朵,還愣著乾嘛!”

王一朵原本是被委派過來協助擊殺葉凡的,修為不高,隻帶了十幾位破凡境,聽到師姐的召喚,急忙站出來。

黃靜雯的目光掃視四方,大聲喊道:

“紫雲門的弟子們,葉凡雖然和師祖大戰了一場,但在我的求情下,我師祖蒙河並冇死,神魂在我手中,待到他重塑肉身,依舊是我們紫雲門的一大戰力,這也是我們和葉凡的交易,蒙河師祖也同意了這場交易。”

“你們還不站出來嗎?和我一起並肩作戰,上陣殺敵。”

就在這時。

一位青年上前一步,說道:

“靜雯,這件事門主同意了嗎?”

黃靜雯盯著他,道:“呂鞍,你什麼意思?我不能代表紫雲門嗎?師祖蒙河說了不算嗎?我父親難道不會為了蒙河師祖出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