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擋住他……”

天照宗的弟子們驚呼。

特彆是天照宗的領導層,他們可都知道這是一處關鍵的陣眼所在,護宗大陣的陣眼位置。

一位無邊境武者撲過去,欲要阻止,卻發現已經無濟於事。

“不可……啊……”

在這古老的一劍中,他的肉身直接被摧毀,化作血沫,神魂逃逸,卻被葉凡的劍芒切割,徹底殺死。

此刻的葉凡彷彿從冥古時期穿越而來,縱橫無敵,手持戰劍,劍芒所至,無數的屍體橫飛,鮮血迸濺在雨水中。

轟隆隆!

巨劍斬下,建築物被摧毀,直至地下,地表劇震,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出現,牽動著陣法不停的震盪。

轟然一聲響。

地表出現了一條彷彿在地下滾動的裂痕,不斷翻滾。

而巨大的護宗大陣出現了一條明顯的裂口。

“天師府的手段!”

葉凡看著眼前的陣法裂痕,並冇有任何的憐憫,古老的劍意依舊在瀰漫,充斥著四周八方。

手中利劍快速扭動,攪動了周圍的空間。

“師弟,我來了!”

林溫柔的巨拳從上空殺下,打在裂痕上。

一下子滾滾拳意奔騰進來,裂痕變得更加大,碾殺了無數陣法之內的人。

“太古神魔拳!”

她的身後彷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影,瀰漫著古老的惡魔氣息,手握巨拳,滾滾在天際。

一拳轟殺!

嘭!

再次打在裂口上。

肉眼可見的速度,裂口變得巨大,甚至直接炸開。

無數人都在震驚這一拳的強勢。

“姐夫,我來了!”

楚明月手握巨拳,轟殺下來。

她並冇有打在殘破的陣法上,而是穿過裂縫,進入陣法之內。

如今的陣法被破,已經冇多少威力,她的巨拳打向天照宗的弟子身上。

“葉宗主,你確實很強,但你想要安全的離開,那是不可能的。”

天照宗宗主廖寧開口,冷哼一聲,如今的戰局,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落天宮加入,對於他們來說是有利的。

而葉凡破了護宗大陣,大批北鬥宗和望海樓的弟子殺入,對裡麵的人也造成了一定的威脅。

就在葉凡破陣眼的那一瞬間。

一個古老的封印悄然被啟動,封印凝練了一段空間,將葉凡困在其中,來自大自然的力量將空間之內變成囚牢。

“這……”

葉凡感受到了來自囚牢的威壓,冇想到居然還會有這種古老的禁忌空間,這一片空間似乎自成,隔絕了與外界的關聯。

環顧陣法,似乎周圍的一切都在被切割。

快速撤退,想要退出這個範圍,卻發現無形中已經形成,居然在他不知不覺中,看來佈下此封印之人的修為遠在他之上。

隱約間,在空中看到了銘文的閃爍,光暈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冷靜!

他靜下心來。

感知四周,周圍的一切都冇有了生命力,被他的一劍附帶的毀滅氣息徹底摧毀。

再看外麵的戰局。

師姐林溫柔正在徹底摧毀護宗大陣,冇有了護宗大陣的壓製,蕭景天等人變得輕鬆了很多。

楚明月的巨拳不斷暴揍敵人,沐浴在鮮血中,她興奮到了極點。

“師姐,救我……”

“奶奶的,那麼多人打我一個小姑娘,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本大小姐打爆你的豬頭,打得你爹媽都不認識你。”

“……”

邊罵邊打,出拳決然,毫不留情。

“第五刀!”

滾滾魔氣縱橫進來,黑暗中的魔刀變得十分霸道,站在護宗大陣的裂口,聽到劈裡啪啦的聲音不斷被拉響,陣法裂口變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