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去了昊天塔的控製,下方的天照宗諸人彷彿瞬間充滿了力量。

“祖先牛逼,我感覺我的力量回來了。”

“該死的北鬥宗弟子,給我殺光他們。”

“區區九下宗,居然敢在我們頭上動土,簡直是奇恥大辱,給我殺!”

“……”

冇有了昊天塔的壓製。

天照宗的人瞬間就活過來,滿腔怒火充斥著腦殼,揮出極強的一擊。

形勢似乎在扭轉,天照宗的人逐漸占據上風。

“列陣,不可落單!”

王五在人群中,目光掃視敵方。

局勢嚴峻,宗主被困,暫時無法脫困,天照宗和落天宮的破道境、窺玄境太多,己方這邊雖然也有等同戰力,但不多。

白虹雪、黃厚德、蕭景天、蕭驚天、蕭雅、雷坤、武建華、李文超、李淑豔、範源等等都可以一戰破道境、窺玄境,相對而言,人數還是太少。

洪慶的功法比較特殊,可以協助這些人斬殺敵人,但他無法做到協助所有人,隻能不斷來回跑。

現在想要減少傷亡,那就必須得團結起來。

落單會死得很慘!

原本的計劃是李道一橫推,誰能想突然殺出個牧牛人,打亂了計劃,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傷。

“時錚!”

王五大聲喊話。

時錚帶著一身毀滅氣息來到他的麵前。

“看到廖寧了冇?用那招,尋找機會,殺了他!”

時錚看向人群中的廖寧,他是一宗之主,指揮戰鬥,躲在人群後麵。

“保證完成任務!”

他衝向最前方,雙手捏拳,一身恐怖的毀滅氣息從體內溢位,周圍彷彿有冤魂在哭泣、在這滂沱大雨中,顯得很幽森、

“地獄拳!”

帶著地獄的毀滅性,一拳揮出,非常強勁,特彆是附帶著的地獄氣息,直攻人的靈魂,連破道境都顯得道心不穩,彷彿讓你看到了鬼門關。

一拳掄過去,橫推。

“這是人是鬼?我怎麼在他身上感覺到了死氣?”

“不止是死氣,還有魔氣、還有毀滅之氣……這人……”

時錚很強勢,一路橫衝。

洪慶看到他如此強勢,身影快速來到他的身邊,道:

“我助你一把!”

“光明沉淪、黑暗吞噬、萬道在我心、我主世間浮沉!”

一瞬間。

黑暗吞噬,周圍的無數大道被掌控、這一方世界皆在他的掌控中,他主導這方世界的浮浮沉沉。

“怎麼回事?我感受不到自己的道……啊……”

“我的道……”

攻擊時錚的人頓時感覺到了恐慌,他們還未反應過來時,時錚已經將他們撕碎,神魂俱滅,徹底死去。

“詭異……好詭異的兩個人……攔住他們!:”

大量的敵人過來攔截。

爆發的時錚比他的爸媽還要強,他的體質特殊,又得到李道一的真傳,目前還未施展出李道一傳授的絕學。

他的強勢橫推讓人看到了希望,但縱觀大局,還是不行。

敵方強者太多。

“王五,你還有什麼招?快點使出來,再拖下去,我們都得死!”梁初心掌控封印,護住不少人。

封印不斷被攻擊,此刻的她也感覺到了力不從心,戰鬥的時間太長了,消耗太大。

王五看了一眼宗主的方向,拿出一張傳訊符,咬破手指,滴下一滴血,道:

“馬上就來!”

梁初心不知道下麵會發生什麼,但她之前聽過不少關於王五的傳奇。

可以說北鬥宗之所以能發展這麼快,王五有很大功勞,他出謀劃策,避免更大的傷亡,以最小的損傷博取最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