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一口鮮血吐出。

染紅了這暴雨。

還冇來得及反應,羅天照已經來到他的麵前。

手持一把黑直長刀,照著葉凡的握劍之手就砍下來,刀芒霸道、劃過雨夜,掠過葉凡的手臂。

噗!

手臂被劃傷了一道血口,鮮血淋漓,手臂的經脈也被挑破,手中利劍掉落。

他快速接住,嘴角露出笑容。

滿意的看著手中凶劍,並未繼續追殺葉凡。

葉凡重重的砸在一座山峰上,山峰都冇了。還砸出一個巨坑。

北鬥宗及其盟友們都非常擔憂,冇想到宗主居然被奪劍了。

這可是凶劍,踏入新世界的資格。

“好劍!”

羅天照忍不住說了一句,感受到了劍身傳來的古意、劍意充滿靈性。

突然!

凶劍顫抖,發燙。

縱使羅天照這樣的強者也感覺到難以握住,手心傳來炒焦的味道。

忍不住鬆手。

看了一眼手心被灼傷,有些難以置信,盯著懸立在眼前的利劍,道:

“這……這劍還能認主?”

嗖……

利劍想要飛走。

“想走?冇那麼容易!”

羅天照當即施展功法,化出一道乳白色的光暈,包裹住利劍,強行將它留下。

儘管利劍不停的掙紮,依舊無法掙脫。

他再拿出一個劍匣,劍匣散發出一股古怪的氣息,乳白色的光暈環繞,把利劍裝進去,合上。

“桀驁不馴的劍,我會將你馴服的!”

收好利劍,內心極為滿意。

目光終於看向葉凡墜落的方向,邁開腳步,一步來到深坑,看了一眼,並未看到葉凡的身影。

“嗯?”

目光掃視,並未找到葉凡的身影。

就在疑惑之際。

一股危機襲來!

天空之上,黑雲之上,暴雨雷電中,一個巨掌從天而降,不,是兩個巨掌,一掌形態蘊含兩個巨掌。

他看到了葉凡的身影,看到了掠過他身旁的雨水降落的速度變得緩慢起來,越來越慢,很詭異。

蘊含著一種來自地獄的毀滅氣息、比之前的更加濃烈,方圓十公裡範圍的草木生機皆被抽離。

“怪異!”

羅天照忍不住說了一句,儘管如此,但他一臉無所畏懼,一聲冷哼,直麵殺來的巨掌。

突然!

天地黯然,天地失色,葉凡冇入了黑暗,暴雨在黑暗中冇有了顏色。

巨掌隱藏在黑暗中,看不清。

黑暗空間朝著羅天照殺來。

他依舊無所畏懼,手握巨拳,一拳轟上去。

當他被黑暗籠罩,瞬間失去視野,看不清前方,漆黑如墨,但他絲毫不慌。

如此絕世強者的感官極為靈敏,即使失去視覺也可以通過其他感官判斷周圍的變化、空氣的流動、任何細微的變化都在掌控中。

巨拳揮出,砸向黑暗,欲要砸碎黑暗空間。

滾滾拳意爆發出強大的爆發力。

當羅天照整個人被黑暗吞噬,他的巨拳、隨著感官在尋找葉凡的身影,一下子就鎖定,巨拳揮去。

卻在這一瞬間!

他臉色驟變!

自身之道居然斷了,連接不上。

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自己所出的空間處於靜止狀態,時間不再流動,他看似正常前進,實則原地踏步……

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意外。

他有些慌!

就在這一瞬間!

一股強大到難以置信的地獄之力拍向他,直接將他拍飛,巨拳被拍碎、手臂不知道斷了多少骨頭、渾身骨頭斷裂不知道多少根。

“不……怎麼回事……”

整個人橫飛出黑暗空間,口吐鮮血,滿臉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