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極強的毀滅氣息不斷奔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

很簡單的一劍,冇有更多的技巧,直斬而下。

這一劍,乃是古劍法,在古神手中,可斬強敵。

斬!

鏘鏘鏘……

儘管在葉凡手中不能發揮出古神那邊強橫無匹的威力,但羅天照也達不到那種強度啊,再說了,葉凡這一劍並非是要斬殺羅天照。

醉翁之意不在酒!

利劍與對方的利劍僵持不下,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隱約間,他的劍勢就要被破。

兩人近距離的接觸,可以看到對方的經脈、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羅天照盯著他,道:“小子,你的命真夠硬的,是個天縱奇才,隻可惜,你遇到了我,我就要徒手斬英才!”

“羅天神照!”

他突然大喝一聲。

方圓數公裡之內,出現了一個超強的場域,似乎有一股沉重的壓力不斷碾壓而下,不斷擠壓,想要將葉凡徹底碾成渣。

葉凡能夠感覺到空間在擠壓,他的肉身在被分裂,臉色極為痛苦,有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就在這時!

他那痛苦的臉頰變得詭異起來,居然露出笑容。

這個笑容在羅天照眼中顯得格格不入,顯得驚悚,但他不知道怎麼回事。

下一秒!

葉凡消失在他的眼前,連斷水劍都丟棄了。

他以為葉凡逃了的時候,聞到了危險氣息在身後。

“不妙!”

“是空間……該死!”

他甚至不轉身,將羅天神照聚集在身後,卻似乎已經來不及,一隻大手從後麵抓住他的脖子,將他猛然拉拽。

速度太快,貼身距離,根本來不及反應。

撲通!

墜落某個空間,頭暈目眩,失去了跟外麵的聯絡,頓時有些驚慌。

目光掃視,感覺到了地獄的氣息很濃,無形中的壓迫感很強,強如他,依舊有種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高空之中!

葉凡站在一口銅棺麵前,以此為中心,毀滅氣息瀰漫四周,掠奪四周,若是在地表,將會有無數人遭殃。

“他進去了?”

巨龍看著這一口銅棺,牠也跟葉凡進去過好幾次,第一次進去的那種壓迫感,儘管牠隱藏在葉凡的手腕封印中,依舊有窒息的感覺。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還好屍體前輩給了這個,不然我就得用內世界了;靈兒,你……的傷!”

巨龍看了看身上不斷滴血的傷口,說道:“我冇事,你趕緊下去,彆讓他適應下麵的環境了。”

“外麵你放心,我給你護法。”

葉凡拿起懸立在旁邊的斷水劍和陰陽尺,道:“等我!”

縱身一躍,跳進銅棺!

銅棺之內的世界他很熟悉,呆了幾百年,絲毫不會受到壓製,還感覺到了舒適感,如沐春風,體內消耗的真氣、體力、精神力正在快速恢複。

神識掃視,第一時間發現羅天照。

他看到了上古時期的強者們在戰鬥,他參與了戰鬥,他的精神極為緊張,似乎出現了問題。

在這種毀滅性的壓迫之下,他的精神出現了問題。

這隻是暫時的。

隻要給他時間,他會恢複清醒,而他會學得這裡的古仙法。

葉凡不會給他機會的,縮地成寸,手持斷水劍,直接過去,他還在跟強大的敵人戰鬥,而且還是處在下風的,他很吃力,被打倒在地。

噗!

一劍刺穿他的心臟。

鮮紅的血液狂飆,濺了葉凡一臉。

“你……你跟他們是一夥的……”

他指著葉凡,揮劍反抗,陰陽尺劃過葉凡的胸膛,急忙退後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