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偷人就光彩了?”

“我們是偷,那就是不被髮現,誰知道呢。”這位無邊境很自信的說道:“我們隻是看到葉凡的親朋好友受傷,心疼,帶回去幫他們療傷而已,哪來偷人一說。”

這話一說!

大家恍然。

到時候就說是幫助北鬥宗,這個藉口多麼為宗門增光啊。

吳高陽看著眼前幾人,道:“那凶劍的歸屬權如何分?”

“三門三個宗門平分名額唄,如何?”

“好!平分!”

“開始行動,咱們在亂中行動,天狗宗的弟子們,跟隨我一起,屠儘天照宗弟子。”

琉璃穀和太初宗的無邊境也回到自己的宗門,帶領著宗門弟子殺進去。

名義上是幫助北鬥宗屠殺天照宗弟子。

他們很清楚,不管他們出不出手,天照宗弟子都會死翹翹,這會兒出手,還能撈個人情。

趁機偷走幾個重傷的北鬥宗弟子。

而他們的加入,天照宗弟子們更加絕望,落天宮的人也很絕望。

“琉璃穀?天狗宗?太初宗?你們……”

直接就無語了。

天照宗的弟子他們要殺,落天宮的也要殺,做戲做全套,演得逼真。

天師府、劍神塚、藥神穀等宗門的人冇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最終其他六上宗也上去了。

不過他們充滿鄙視。

後麵加入的這三個宗門就是牆頭草,看到定局才加入戰局。戰場之外!

也有人在行動,隻是他們不願被人知曉。

那是神龍組的人,他們埋伏在各個隱秘處,僥倖從戰場逃出來的人,也難逃他們的魔爪。

蒼龍的表現更為突出,手持戰劍,手刃敵人。

“不能留一個活口,必須全部斬首,捏爆神魂!”

一位破道境武者開口,壓低聲音說著。

“為什麼?神龍組……”

他們從戰場驚慌逃出,本以為逃過一劫,冇想到神龍組的武者們已經在外麵等候多時,看到一個殺一個,每一個都必須斬首,捏爆神魂。

但凡見到他們臉龐的人都得死。

不斷獵殺。

當他們看不到逃過來的敵人時,戰場內的戰鬥已經結束。

“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北鬥宗一方勝了。”

“太不可思議了,一個六上宗就這樣被滅了。”

神龍組這些人也覺得很震撼,當初他們可是不會相信的,可傅河很相信,他認為不管天照宗滅不滅,葉凡不會死。

冇想到終於還是被滅了。

“通知所有人,按原計劃,撤!”

所有神龍組弟子們紛紛撤退,悄然無聲,若不是地上橫陳著天照宗和落天宮弟子的屍體,都冇人知道他們曾經來過。

蒼龍冇有離開,朝著戰場那邊走去。

曾經的文筆峰、天照宗總部已經破敗不堪,看不出這裡曾經是輝煌無比的六上宗之一的遺址。

不過是一個廢墟罷了。

看到北鬥宗弟子及其盟友們聚在一起,他很想上去,但他忍住了。

傅河說過,他不宜露麵。

“宗主,冇找到傾城小姐!我記得她受了很重的傷,早就遠離戰場。”

“冇找到?”葉凡有些緊張,掃視四周屍體,道:“屍體……找到嗎?”

“屍體太多,冇能一個個翻開,我們再找找!”

“宗主,蕭景天也找不到……”

“景天……”葉凡咬牙。

蕭景天的天賦極佳,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每一場戰鬥都會是衝在最前方的,劍勢驚鴻,斬殺敵人毫不手軟。

難道戰死了嗎?

“也冇找到屍體,目前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