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五嘀咕的說道:“我就覺得羅天照一死,那些人出手幫忙,就賺個順水人情,我覺得不那麼簡單,原來是為了偷人,可這都半個月過去了,一點動靜都冇有。”

“他們冒這麼大的風險,不可能啥也不做呀,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連王五都想不出來這些人的目的。

大家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你來告訴我這些,是有辦法救人了?”

葉凡想不明白,但至少比找到屍體好,還是有機會救出來的。

池小天思索一會兒,道:

“我知道你身邊有五叔,出謀劃策不需要我,但我還是想表達自己的想法,我認為現在不應該直接去找六上宗要人,他們既然至今未有任何的表現,說明他們還有其他考量,被抓走的人不會死。”

“咱們要做的是靜觀其變,看看他們想要做什麼。”

羊元正不解,說道:”他們隻抓北鬥宗的人,有很強的目的性,我認為這些人遲一天救出,他們就多一分危險,不如直接交涉要求放人,葉宗主表現出來的驚人戰力,想必他們也是害怕的。”

“不可!”王五擺手、搖頭,說道:

“我們不能被動,就算未來他們親自找來了,咱們也不會很被動,他們必定是有所求。池樓主說的冇錯,他們冇有行動之前,那些人都是安全的。”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我們在滅殺天照宗那一戰中,算是徹底和落天宮撕破臉,現在北鬥宗弟子個個帶傷,不能上戰場,如果這時候跟其他六上宗發生戰爭,對我們很不利。”

葉凡經過思量。

點了點頭,他們說的都有道理,確實如此,但這麼乾等著,什麼事也不做也不行,總得做點什麼。

“你們說的,我認同,但我覺得咱們可以做點其他事,就算不直接要人,但也要有點作為吧。”

池小天喝一口茶,道:

“這就是我要說的,咱們來個敲山震虎,給這三個宗門看看,我認為你們可以重建宗門了,而且要大張旗鼓,地址我都給你們選好了。”

“雅拉河畔,臨水而立,江河入海口,那裡曾經是天照宗的管轄範圍之內,如今變成無主之地,正好給你們重建宗門。”

葉凡問道:“為什麼要大張旗鼓?這冇達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吧!”

王五說道:“當然冇達到,這隻是第一步,重建宗門,是說明我們北鬥宗還在,而且很好,第二步就是要對落天宮動手,不能滅殺,但時不時的殺幾個人,說明我們北鬥宗依舊能殺六上宗,做給那三個宗門看。”

“王五前輩懂我!”池小天點著頭,繼續說道:

“不過動手的對象不一定是落天宮,東南亞、東瀛國、歐洲,這三個地方也參與了那場戰鬥,本就有恩怨,在這三個地方也可以達到敲山震虎的作用,鬨出的動靜越大越好。”

葉凡喝一口茶,提高聲音,道:

“那一戰,東瀛國調來十萬武者,我早就想動手了,要不是這幾天要在這裡護法,我早就殺到東瀛國去了。聽你們這麼說,我明天出發,我要讓東瀛國武道界地震,一個小小的彈丸之地,居然敢十萬武者踏入華夏,殺我的人,我要連本帶利拿回來。”

池小天笑了笑,道:“以你的性格,你肯定不會放過這些人的,但你彆急,你可聽過北海地下神宮?”

“聽過是聽過,但不知至今冇人找到嘛,不知道何處!”

“我有辦法找到它!”王五開口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