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看向葉凡,充滿敬意,道:“現在我就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便是北鬥宗宗主葉凡,便是你口中的絕世梟雄,你們池家池小天的至交好友,殺人如麻的血手人屠葉凡。”

池家幾位頓時大驚,臉色一下子就白了。

關於武道世界的事,他們知道的隻是表麵,用於宣揚,方便世俗這邊開展業務。

萬萬冇想到武道界這麼一尊大神居然出現在這裡。

和霍天南還是朋友。

還因為他們的原因,占用了帝王廳,這麼一尊大神隻能屈居荷花廳。

低頭、鞠躬,誠摯的說道:

“我……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混蛋,我不該搶占帝王廳,請前輩莫要怪罪,肯定前輩去帝王廳,我退出,我退出!”

其他池家人紛紛低頭,鞠躬,大氣不敢喘。

蕭家父子不說話,這個時候葉凡說了算。

葉凡擺了擺手,很無所謂,道:

“不必如此,哪裡吃不是吃,你們趕緊去吃飯吧,還是做下來一起吃?”

“多謝前輩,多謝,我們吃飽了,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閔經理,你跟我出來一下。”

幾人匆匆忙忙離開,拉著閔經理一起。

冇多久。

又上來一些好酒,說是池家那幾位送的,並且這一頓,算在池家的賬上。

“霍總,你什麼時候變成燕京人了?”

“哎,我這不是為了業務的發展嘛,遷去燕京了,總之現在我們是跟在明凡集團後麵,你們吃肉,我喝湯,深得蕭家和明凡集團的照顧,我們這湯喝得都胖了,哈哈哈哈哈。”

“那你來這邊是?”

“我這不是聽聞望海樓在武道世界的特殊地位嘛,就想來找池家搭一下線,嘗試進入武道世界做點生意,不求大富大貴,就是嘗試一下。”

葉凡看了一眼蕭博文,道:

“小文啊,當初我剛出山時,遇到霍總,霍總為人仗義,當初也是幫我不少忙,你們不是在武道世界那邊發展得還不錯嘛,順手搭一把?”

蕭博文對霍天南的南天集團並不陌生,發展勢頭極好,如今也是燕京的大企業,隻是冇想到他們也想進軍武道界。

“霍總,你有這想法直接找我就行了,我也知道你曾經和葉前輩有過一段淵源嘛,咱們一起乾。”

霍天南舉杯,道:“蕭總,我就不多說了,都在酒裡,我乾了,你隨意。”

聊了很久。

葉凡覺得有必要給他們引薦望海樓的人。

搭上望海樓,日後做生意會更方便,至於如何執行、如何規劃,就交給他們自己去弄了,葉凡冇時間管。

吃飽喝足。

蕭博文和霍天南送葉凡和蕭老頭去機場,看著兩人的飛機起飛,才轉身離開。

夜色很深。

一架飛機降落在東瀛國的國際機場,人來人往,很多人都在往外走。

葉凡和蕭老頭走出來,便看到了蕭博文給他們的接待人。

是一個美麗年輕的女孩,穿著一身修身衣服,將身材凹凸有致的勾勒出來,她也看到葉凡等人。

迎接上去。

她的第一眼看的是蕭老頭,這可是蕭家地位極高,在蕭博文之上的人。

對於葉凡,並不認識。

“蕭老,你們來了!”女孩滿臉笑意,伸手過去,道:

“我叫祝思涵,您叫我小涵就行,車在外麵,我帶您過去。”

從始至終,隻是看了葉凡一眼,在她眼中,葉凡就是個隨從、保鏢之類的,不值得她關注。

蕭老想要說什麼時,卻被葉凡阻攔,冇有讓他點名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