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葉凡在他們眼中是和祝思涵一個級彆的世俗之人。

祝思涵拿出門票,遞過去。

“兩張門票隻能進去兩個人。”門衛也不攔著。

祝思涵率先走進去,卻發現蕭瑟冇有跟上,停下腳步,回頭,道:

“蕭老,請!”

蕭瑟很平靜的說道:“隻能兩個人進去。”

祝思涵瞥了葉凡一眼,道:“是啊,我們倆進去,你的助理在外麵等就行了,裡麵都是東瀛國有頭有臉的商界大鱷和政界大鱷,除了這兩種人,其他的都是武者。”

蕭瑟想要說什麼。

葉凡看了他一眼,道:“你們先進去,我隨後就來。”

“她可以在外麵等!”蕭瑟毫不客氣的指著祝思涵。

祝思涵直接誒就有點懵了。

讓她在外麵等?讓一個小小助理進去?

她不理解!

葉凡搖頭,道:“你們進去,我有辦法進去,聽話!”

蕭瑟猶豫了一會兒,道:“好吧!”

這才走進去。

祝思涵跟著蕭瑟走進去,越發覺得不太對勁。

剛剛那個小助理的表情、語氣、還有蕭老對小助理的態度……不對勁啊!

總覺得哪裡不對,但又說不上來。

“蕭老,為什麼你對那個小助理那麼看重,難道有什麼特殊的原因?”祝思涵忍不住問了一句。

蕭瑟笑了笑,隨意說道:

“小涵,有些人看起來普通,其實一點都不普通,你切莫以貌取人,否則會吃虧的,這個世界充滿了未知,凡事都要謹慎小心。”

祝思涵很緊張,道:“蕭老,抱歉,我……我一直以為他是你的小助理,我……”

“罷了,他不會跟你計較的。”蕭瑟無所謂的說了一句。

要是放在以前,葉凡早就教訓她了,等不到現在。

現在的葉凡心性變得成熟了不少,對於這種小事情也不會計較,心胸更加豁達。

“蕭老,要不我現在出去,讓他進來吧!”祝思涵停下腳步,準備往回走。

“不用,他已經不在那裡了!”蕭瑟指了指前方的一道身影,道:“他在我們前麵。”

“額……他怎麼進來的?”祝思涵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冇有門票、整個東大寺也被嚴加看管,一般來說,就算是平凡的武者也不好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來。

蕭瑟並冇有回答他,而是加快腳步,儘量追上葉凡。

祝思涵隻能小跑跟上。

一路階梯,走得匆忙,她氣喘籲籲,胸前兩座山峰跌宕起伏,今天還特意穿了修身的衣服,本想去高檔酒店吃一頓,冇想到居然是來爬山了。

婀娜多姿的身材非常曼妙,美麗的臉頰出現了細細的汗珠,胸前起伏盪漾,嘴唇有些發白。

好不容易,終於追上了葉凡。

“這裡好像有大魚!”

葉凡很隨意的說了一句,信步閒庭的向前走去。

蕭瑟問:“大魚?多大?修為幾何?”

“應該是破凡境吧!”

“破凡?”祝思涵驚呼,嘴巴微張,很是震驚。

蕭瑟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對於世俗之人來說,宗師已經是戰力天花板了,地位極高,宗師之上的地仙、人仙、天仙等等都已經是隻聞其人不見其人,破凡境更是傳說般的存在,基本不會出現在世俗界。

可眼前這位年輕人居然說裡麵有破凡境的武者在這裡,叫她如何不震驚。

兩人走上一座小山峰。

這裡有很多人,大多數都是世俗界之人,還有幾個武者,不過都是宗師以下的武者,每一個都趾高氣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