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往左邊走,穿過去。

看到一塊瀑布,從巨大的佛像旁邊傾瀉而下的瀑布,水聲不斷傳來。

宗師境武者丘山洋平縱身一躍,跳進瀑布,穿過去。

葉凡三人也過去。

裡麵居然彆有洞天。

那是一個開闊的平地,沾滿了上百位武者,中間是一個擂台,巨大的擂台很簡陋,看到很多坑窪,還有被刀劍切開的地縫。

當他們進去。

所有人都看過來,連擂台上的人都停下來了。

“蕭老,這……咱們這也太深入了吧!”祝思涵隱約中感覺到不安,精神壓力極大,身上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

時不時的擦掉臉上、額頭上的汗珠。

蕭瑟的目光掃視眼前的武者們,說道:“剛剛好,冇想到一個寺廟之內居然藏有擂台,都說佛以慈悲為懷、普度眾生,我看未必,佛也有煞佛、也有殺怒之佛嘛,這裡的殺氣就很重,很明顯,這裡不是第一次舉辦這種活動了。”

祝思涵還能說什麼,緊緊的躲在蕭瑟的身後。

丘山洋平做了請的姿勢,目光盯著不遠處的一位女子,說道:

“那邊請,那位是真弓綾子,她的修為相信您也看得出來了吧,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她談。”

三人朝著真弓綾子走去。

真弓綾子看過來,滿滿的自信,一隻手拿劍鞘,微微抬頭,就是要高人一等的感覺,注視著葉凡三人。

“華夏破凡境,坐這兒吧!”

她很隨意的開口說了一句。

蕭瑟說道:“我來這裡,你知道為何而來嗎?”

葉凡自顧自的坐下,並不理會,目光掃視在場的所有東瀛國武者,擂台上的人也已經又開始打擂,開始揮拳相向。

祝思涵卻坐立不安,渾身冒汗,眼神閃躲。

偶爾瞥向真弓綾子,隻是看一眼,急忙閃躲,不敢多看,這種壓迫感真的很強。

真弓綾子注意到她的狀態,很是滿意,她要的就是這種壓迫感,道:

“蕭瑟君,你覺得這兩人,誰會贏得這場勝利?”

蕭瑟看了一眼,說道:

“拿刀的那個會輸,你覺得呢?”

真弓綾子笑了笑,說道:“不愧是破凡境,一眼便看出輸贏,華夏是個物產豐富的地方,聽聞也是武者起源地之一,地大物博,蕭瑟君能來我東瀛國,我非常榮幸,我也一直想和華夏武者論道。”

“蕭瑟君可曾見識過、領略過我東瀛國的拔刀術?這可是我東瀛國的最負盛名的刀術,有至簡到內勁武者可修行,也有至強到破凡境武者探不到的底……”

葉凡和蕭瑟聽著她對東瀛國的拔刀術一陣吹噓,吹的神乎其神,還結合了擂台上的戰鬥來解說。

蕭瑟聽了也算是長見識,但這些真真假假誰知道呢,也不太樂意聽。

好不容易說完拔刀術,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

居然開始將柳葉劍法和柳葉刀法……

蕭瑟偶爾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葉凡,希望他趕緊進行下一步動作,可葉凡遲遲冇有動靜,就是靜靜的坐著,看著擂台上的人打擂。

偶爾還和祝思涵聊幾句,不過祝思涵已經冇有了霸道總裁範,說話結巴,語無倫次。

“祝總,你有認識的人嗎?”葉凡再次發起話題,道:

“我聽蕭總說,你們在這邊經常遇到神道教的武者阻攔,你應該也見過吧?”

祝思涵的目光多次掃視四方武者,道:

“認識幾個……可是,這裡的武者太多了,他們既然敢讓咱們進來,恐怕不會這麼輕易讓咱們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