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激將法太明顯,葉凡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呢。

看著賀德孔,說道:

“你的激將法對我冇用,不過你若是想跟我比,我也可以陪你玩玩,但你耽誤了李總的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賀德孔眉頭一皺,道:“什麼意思?”

葉凡說道:“要賭就賭大的,彆浪費時間。”

賀德孔絲毫不懼,他在中醫界,無論地位還是醫術水平都是登堂入室的,無懼眼前的小輩,說道:

“願聞其詳!”

其他人卻有些著急了。

李伯仲急忙說道:“葉醫生,這……時間……”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三分鐘搞定,耽誤不了的。”

其他人都好奇,他如何三分鐘搞定。

目光又看向賀德孔,說道:

“咱們也不用什麼病人了,就以身為媒,三針為限,摧毀對方身體機能,然後自救,能不能救得過來,看自己本事,生死勿論!”

這話一出!

眾人驚愕。

這也太狠了吧。

都說醫者難以自醫,現在是要挑戰這個自醫的規則啊。

而且可以破壞人體機能,兩男人都是醫生,對人體機能極其瞭解,那破壞起來,一針便可要人命。

被破壞自身機能的情況下自救,那就更難了。

其他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賀家人都有些緊張了。

“三叔!”

賀德孔擺了擺手,說道:

“年輕人,夠狠的。不過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葉凡看向楚明心,說道:“馬上擬一份生死狀來。”

楚明心曾經也是醫藥集團的總裁,對這些還是有所瞭解的,說道:

“葉凡,你確定嗎?”

葉凡看著她,露出小得意的笑容,道:

“怎麼?你擔心我呀?”

楚明心白了一眼,轉身離開。

以最快的速度,整來一份生死狀,送到兩人麵前。

簽字,畫押。

萬眾期待的目光看著兩人。

“咱們金陵中醫界,賀德孔也算是頂尖人物了,他出手,葉醫生還有勝算嗎?”

“不知道啊,還要簽生死狀,感覺很危險的樣子。”

“不懂哦,反正我希望葉醫生贏,不然我們哪有這種平價醫館看病啊,我的病還差兩個療程呢。”

“葉醫生必勝!”

“葉醫生必勝!”

病患中的人們開始呐喊,助威。

聲勢浩蕩,氣勢澎湃。

大爺大媽們的嗓門賊大,院子外的人都聽到了。

不少人也紛紛過來圍觀。

已經有人開始網絡直播。

“老鐵們,家人們,今天我給大家直播個大事,金陵中醫界赫赫有名的賀德孔醫生和最近名氣最高的新星中醫葉凡的巔峰之戰。”

“兩人將以一種比較罕見的方式進行鬥醫,以自身為媒,想對方施針,破壞身體機能,然後自救。”

“我給你們看看哈,這是生死狀,兩人都已經簽下,也就是說這場鬥醫中,產生任何後果,都無須承擔……哎喲,感謝榜一大哥打賞的遊輪,大家給榜一大哥點點關注……我繼續給大家介紹哈……”

“喂,楚明月,你彆搶我直播……”

楚明月已經搶過來了,直播鏡頭對準葉凡,露出個漂亮臉蛋,說道:

“哈嘍,大家好,我是超級無敵漂亮楚明月,接下來的直播,我給大家進行……現在已經進行到雙方準備工作。”

“我們先來看看賀德孔的準備工作,四個助手,一袋銀針,你們看他一把年紀為老不尊的模樣欺負年輕人樣子是不是很欠揍啊?”

“哎喲,老鐵們說話我愛聽,美女即正義,賀德孔為老不尊,說得好,給我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