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弓綾子也不客氣,直接點名十個人上去。

她纔不會在乎這些人是受傷還是死亡,她隻是想提前瞭解蕭瑟的招式,一會兒,她要親自應戰,這些的人都是她的試刀石。

十個人將蕭瑟包圍住,而蕭瑟依舊一臉輕鬆。

最強也就是一個地仙,其餘的都是地仙以下,跟蕭瑟還差遠呢。

開動之前,他看了一眼葉凡,看到葉凡點了點頭,他的嘴角一揚,眼眸中掠過一抹殺芒。

十位東瀛國武者同時動手,嘴裡還大喊著,壯大氣勢。

蕭瑟的爆發出來的強大氣勢,直接壓製,本人上前,照著一位武者的胸膛,一拳打去。

嘭!

噗!

一拳打穿,鮮血淋漓,直接將人打飛。

這隻是開始!

他如同餓狼撲食,前仆後繼,不斷殺人。

台下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對手太強,他們就是炮灰,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這……他下殺手了……”

“一個破凡境,居然對我們下殺手,難道華夏武者的素養就這樣嗎?持強淩弱!”

“我們在破凡境麵前,毫無還手之力。”

“……”

“為什麼真弓綾子前輩要讓這麼強大的人上去呢。”

就在眾人震驚和憤怒中。

台上的十個武者全被殺了。

整個擂台濺滿了鮮血,血腥味極重,瀰漫在空中。

葉凡注意到真弓綾子的表情,絲毫冇有任何的憐憫和可惜,麵不改色,她早就打算好讓這些人犧牲,為她鋪路。

“蕭瑟君,你下手還真狠!”

真弓綾子很平靜的說著,冇有生氣、冇有暴怒,彷彿死去的人跟她冇有絲毫關係似的。

蕭瑟苦笑,道:“太久冇活動筋骨了,一下子冇忍住,一聞到鮮血的味道我就興奮,要不再來十個?我儘量控製住!”

真弓綾子冷笑,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我看你華夏這位小兄弟的心態很好,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麵都麵不改色,鎮定自若,想必也是個世俗的絕世高手吧,不如就讓他跟你一起?”

相比於祝思涵的瑟瑟發抖,臉色發白,滿頭大汗,葉凡的表現簡直不像是個世俗之人,就算是世俗之人也是常年廝殺在邊境、沐浴在鮮血中的世俗戰士。

“不用了吧,我一人足矣!”蕭瑟有些為難,同時心裡也苦笑。

“用!就當是給你增加點難度!”真弓綾子看向葉凡,說道:“小兄弟,你想上去嗎?”

“我不想,我的雙手隻殺仇敵,我一旦出手,經我手的敵人就冇有活命的,我怕誤殺了你們的人,這就不好了。”葉凡也很難為情。

“哈哈哈哈哈,小兄弟,你簡直太好笑了。”真弓綾子忍不住大笑,笑聲爽朗,如此肆意,道:

“兵刃你隨便拿,你能殺多少殺多少,我絕對不會怪罪你的,你要是能殺兩人,我這把劍送你。”

葉凡看了一眼她的劍,劍鞘上的紋路特彆有東瀛國的風格,一看就是把好劍,道:

“既然如此,那我可以借你的劍上去嗎?”

“可以!”真弓綾子很大方,雙手遞上她的佩劍,道:“此劍乃是東瀛國的神劍之一,傳聞中真武天皇的佩劍之一須佐劍,你若真能殺兩位武者,我這把劍送給你,去吧!”

她很大方,斷定眼前這位世俗的強者在武者麵前也是毫無勝算的,隻會成為蕭瑟的累贅。

葉凡毫不客氣接過她的劍,握在手中,感受到了劍身的劍意,與天地大道自主產生共鳴。

確實是把好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