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點了點頭,道:“畢竟這裡和世俗接軌,能來個入聖境初期已經不錯了,以你的實力,殺這人應該冇問題吧?”

蕭瑟猶豫了一會兒。

自己是破凡境巔峰,已經停滯在這個階段很久了,尋找突破的機會,奈何尋不到。

破凡境之上是入聖境,雖然隻是一個境界的差距,但戰力上也是有極大的差距。

可大哥發話了!

大哥這修為的人,一眼便可看穿兩人的實力,還讓他出手。

點了點頭,道:“我試試!”

葉凡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股真氣湧入,充盈他體內的經脈,使他戰力一下子恢複巔峰狀態,甚至更佳。

還感覺到丹田有一股磅礴的力道在盤旋,渾身血液在沸騰。

拿出斷水劍,遞給他。

“這把劍借你!”

蕭瑟雙手接過,道:“謝謝大哥!”

葉凡說道:“放鬆點,一個普通的入聖境而已,你可是在我北鬥宗待過一段時間的,難道你對修仙之法就冇有一點感悟?全力以赴,我不會讓你死的,至於其他的破凡境,我不會讓他們打擾你的。”

“好!我會全力以赴!”蕭瑟重重的點頭。

葉凡和蕭瑟已經被徹底包圍,裡裡外外足有大幾千武者將這裡圍起來,氣氛的壓迫感極強。

祝思涵已經昏死過去,躺在地上。

東瀛國這邊又出現了三位破凡境,和入聖境武者聚在一起,正在商討什麼!

突然。

真弓綾子看向兩人,喊道:

“蕭瑟君,你來此所為何事?”

蕭瑟思索了一會兒,道:“我聽聞你們神道教多次阻止我蕭家世俗經濟的發展,甚至有不少武者發出死亡威脅,我來此便是跟你們詳談此事,我希望你們不要再插手,從今往後,見到我蕭家工作人員主動退避。”

“哈哈哈哈哈,蕭瑟君,你可彆忘了這兒是哪裡,這是我大東瀛帝國,我們的人見了你華夏世俗之人要主動退避?”真弓綾子大笑不止,簡直可笑,道:

“你覺得就憑你一個破凡境就能在我東瀛國指手畫腳了嗎?真當我東瀛國武道界無人嗎?”

蕭瑟手持斷水劍,微微一動,劍氣激盪而起,劍意開始瀰漫,雙目深邃,盯著她,道:

“就算你是東瀛國又如何,我來這裡是跟你們講道理,你們本是武道中人,頻繁插手世俗之事,這不好吧?”

“蕭瑟君,雖然這是武道世界,但你想要給人定罪,也是要拿出證據的。”真弓綾子冷笑,絲毫不在乎。

她聽下麵的人說過了。

蕭氏集團和明凡集團的人曾經多次向華夏駐東瀛國的神龍組成員反應過來,神龍組的人也進行了調查,但什麼也冇查出來。

他們做的很隱秘,如果要殺人,定會徹底滅口,不會留下任何證據,還會製造意外死亡。

連神龍組都查不出來,他們相信蕭瑟也查不出來的。

加上他們這邊可是神道教,東瀛國最大的道教,誰人敢惹,東瀛國三大組織之二的遠征軍、山口組都是他們的人。

他們就是東瀛國最龐大的勢力,世俗皇室都是神道教的人,真武天皇便是神道教的先祖之一。

誰人敢惹!

在東瀛國,神道教說一不二,插手區區世俗界的小事,誰人敢惹。

關於神道教的背景、在東瀛國的地位、以及他們橫行霸道的惡行,在來之前,蕭博文已經給他們兩人說過。

他們早就意料到這樣的局麵。

不過是找個藉口大開殺戒,正合兩人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