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睜睜的看著葉凡三人一路殺到寺廟大門,見到武者就殺。

當三人來到大門時,回頭看了一眼。

蕭瑟爆發出強勢的劍意,抬手揮劍,一劍劈過去,原本已經被劈成兩半的廟宇再次被摧毀。

那些世俗之人生死未知,傳來慘叫。

死於不死,看命!

蕭瑟這才轉頭,看向葉凡,道:

“大哥,咱們接下來怎麼走?”

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北海神宮!”

祝思涵還在昏迷中,放在後排座位上。

葉凡坐在副駕駛,蕭瑟開車,車內充斥著血腥味,那是蕭瑟身上沾染的敵人的血跡。

車子馳進車流較多的街道上。

關於東大寺被毀的事件,很快開始散發出去。

引來無數人震驚,無論是世俗還是武道界都震驚了。

而世俗界的商界大鱷們得知是華夏蕭家的人做的,震驚不已,從未想過會因為世俗之爭導致擁有悠久曆史、神道教旗下的東大寺被毀。

事情鬨得夠大的。

無數人都在關注後續發展。

“真的是華夏武者做的?”

“有人親眼所見,就是華夏頂流家族蕭家所為,一個破凡境強行踏入,橫掃東大寺的所有武者,更是毀了東大寺。”

“可惡的華夏人,居然敢在我大東瀛帝國如此猖狂,東瀛國的武者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一定會殺了他的。”

“……”

整個東瀛國的商界政界都震盪了。

畢竟東大寺屬於神道教的,如今當局者正是神道教的教徒,政局自然也會劇震,憤怒不已。

但他們不會馬上進行決斷,需要再觀察。

“各位不要輕舉妄動,我們世俗根本無力反抗武者。”一位政壇大佬安撫下麵的人,道:

“東大寺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舉行武者大會,這一次華夏武者殺了這麼多神道教的武者,更有破凡境被殺,神道教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咱們先等著神道教動手再做決定。”

“你們可知殺了人的華夏人去哪裡了?”

一位政客站起來,道:“根據我調查的結果顯示,一共出來三人,其中一人被抱在懷中,他們出了東大寺之後進入東京街,混入車流,朝著北方去了,目前車子還在移動,我們的人還在追蹤!”

被人監視。

這是葉凡和蕭瑟會想到的,但也冇辦法,畢竟在彆人的國家。

車內的祝思涵慢慢醒來,臉色依舊有些慘白。

“蕭老……我們這是去哪兒?”

她很迷茫,她看到了蕭老在斬殺東瀛國武者,到處都是血,她感覺到噁心、想吐、然後直接暈了。

再次醒來時,隱約看到這個年輕人行走在屍體堆裡,東瀛國武者隻有一個是站著的,正在和蕭瑟戰鬥。

目光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葉凡,道:

“你……你也是武者?”

葉凡露出笑容,道:“祝小姐,我們現在要去北海,你要不想去,可以現在下車,跟著我們很危險的……還是下車吧,往前麵郊區走,找個地方停車。”

“好的!”蕭瑟點頭,直接拐彎。

祝思涵終於看清楚兩人的關係。

她敬重的蕭老其實是聽命於眼前這位年輕人的,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呀。

車子停在郊區的叢林邊緣,後麵兩百米有四五輛車子也停下了。

葉凡緩緩說道:“你去解決掉那些人,彆留活口!”

“是!”

蕭老下車,身影一閃一閃的衝過去。

祝思涵轉身,從窗戶看過去,距離有點遠,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聽到了聲聲慘叫,有一陣嘔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