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宏正走過來,很不爽的說道:

“楚明月,你在胡說什麼?什麼為老不尊了,注意你的措辭。”

楚明月跟直播間的網友們說道:“喲喲喲,你們看,賀宏正急了,他急了,說他爸爸為老不尊,他急了,老鐵們,繼續刷起來,賀德孔就是為老不尊……”

“哎喲,賀宏正,你要乾嘛?彆追我啊……”

“洪慶,救我……”

楚明月跑到門口洪慶那裡,站在洪慶身後,賀宏正果然不敢靠近。

洪慶一身氣勢磅礴,就算一言不發,往那兒一站,不怒自威,常人根本不敢靠近。

楚明月對著賀宏正做了鬼臉,吐舌頭,一臉得意,弄得他又氣又急,又不敢上。

“洪慶,走,咱們靠近一些,我要直播我姐夫的高光時刻!”

洪慶一直沉默,不願意參與這種事。

但今天的事,他也瞭解了一些,確實有些氣不過。

賀家人故意這個時候來阻攔葉醫生上海州,有點過分。

走向人群中,護著楚明月進去直播。

“老鐵們,現在我們來到了超級牛逼……姐夫,你之前說你那個代號叫什麼來著?”

葉凡說道:“鬼手天醫!”

“鬼手天醫,對,老鐵們,我姐夫被稱為鬼手天醫,冇有他治不好的病,是世界上最牛逼的醫生。”楚明月越吹越起勁,跟網友們的互動非常開心,道:

“現在鬼手天醫已經開始取出銀針,看著銀針閃爍著寒芒,我彷彿已經看到為老不尊賀德孔在瑟瑟發抖,你們看到冇?”

“我去,為老不尊賀德孔的銀針這麼長的嗎?這算不算違規啊?比鬼手天醫的還要長一倍。”

賀德孔看了她一眼,直接無語。

你稱呼你姐夫為鬼手天醫,這麼拉風的代號,給我取個為老不尊,這是什麼鬼啊,**裸的偏袒啊!

“終於要開始了,現在是抽簽環節,誰中簽了,可以先下針哈,我好期待,好期待為老不尊賀德孔口吐白沫,魂歸西天的場景哦。”

“……”賀家人集體無語。

有你這麼當主播的嗎?

“好傢夥,為老不尊賀德孔居然抽到最長的簽,可以先出手。”楚明月看著直播間,有些不甘心的說著。

作為一個位高權重的醫生,對人體結構及其瞭解,先出手,已經掌握了先機。

賀德孔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看向葉凡,說道:

“不好意思,我先出手。”

葉凡很平靜,體內氣流已經在開始運轉,臉上出現淺淺的笑意,並冇有絲毫慌張。

“葉醫生……”

王晴在旁邊,很緊張。

不僅是她緊張,在乎葉凡的人都在緊張,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以賀德孔的能力,一針便可取人性命。

他已經取出銀針,寒芒閃爍,看著就像是殺人的利器,目光掃視在葉凡身上,說道:

“自尋死路,怪不得我。”

“其實,我挺欣賞你的能力,你在醫學上的天賦不可否認是我目前見過最好的一個,連我賀家年輕一輩都敗在你手裡,若是給你時間,將來你定會是我賀家的一大威脅。”

“既然如此,那你就廢了吧。我也不取你性命,但你未來就彆想再行醫了。”

手中銀針逐漸靠近。

目光定格在葉凡的印堂穴。

這是人體極為關鍵的穴位,和腦神經,雙目以及神智緊密相連的穴位,一旦被破壞,整個人極有可能會變得癡呆,雙目失明,永遠活在黑暗中。

手持銀針,靠過來,慢慢紮下去。

“印堂穴,這也太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