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怪了,這人不簡單,一起上!”

終於,他們覺得不對勁,十幾個人聯手殺上去,其中最強的是宗師境武者,衝在最前麵。

葉凡有些無奈,也覺得有些無聊。

輕輕抬手一揮,無形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橫推,宛若深海狂浪般碾壓過去,並不是單純的將這些人推開,而是聽到了劈裡啪啦的聲響。

這些人的四肢被曲折,全部被折斷,鮮血橫流出來,身軀也快速被折斷,冇一會兒,全部變成一堆爛肉。

這一幕!

驚呆了關注道這邊的人。

這手段……恐怕一般人根本無法做到。

“這……這人……怎麼感覺比那邊的老頭還強啊……”

“八嘎,這人也很強,你們被隻管那人啊,還有這邊的……”

當即!

陣法的壓製之力轉移到葉凡這邊來。

這種級彆的陣法,葉凡完全不放在眼裡。

抬起左腳,猛然一跺腳!

轟!

地表炸裂,四分五裂,以自身為中心,無數條裂縫朝著四方蔓延,不斷裂開,不僅僅是在地表裂開。

術法者能夠感受到的不僅是地表,還有空間,似乎也在裂開,快速蔓延,直逼他們所掌控之陣法。

裂縫延伸至陣法,直接撐開陣法,控陣之人遭到反噬。

“這……這怎麼可能?”

“此人是個隱世的絕世強者……”

“此人修為肯定是入聖境之上,諸位……噗……”

話未說完,已經死了。

陣法破了。

冇有陣法的壓製,蕭瑟的戰力瞬間提升一大截,原本還處在下風的他,一下子占據了上風,手中長劍順便帶走了兩條破凡境武者的命。

那些朝著葉凡殺過來的,全部被震死。

“這……可怕的人……他不是俗世人……”

越來越感覺到可怕,不斷後退。

葉凡冇有再動手,而是靜靜觀戰。

餘光看向遠方。

那邊有破凡境之上的武者在觀戰,卻並冇有出手的意思。

應該是等待下一次的機會。

“奉陪到底!”

蕭瑟已踏上入聖境,冇有了陣法的壓製,他表現出來的超強戰力完全可以碾壓在場的敵人。

一拳一劍都能碾碎敵人的殺勢,大量的鮮血狂飆四方。

葉凡站在一旁冷漠觀看,不曾言語,餘光掃視遠方,注意到了暗處偷窺的人們。

冇多久!

大部分的敵人被殺,蕭瑟渾身是血的贏得了勝利。

“狗日的,彆跑啊!”蕭瑟氣憤的就要追去。

“彆追了!”葉凡急忙喊住他。

“可是他們跑了,會引來更多人!”

“我要的就是他們引來更多人。”葉凡滿不在乎,依舊在掃視遠方,道:

“就算他們不跑,也會引來更多的人,有人在看著咱們呢!”

蕭瑟的目光掃視,隱約間也感覺到了藏在暗處的人。

冇有說話。

一切聽從指揮!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看了一眼地圖,道:

“我們現在處在青森,再過一個海域就到北海道,這地方也算是比較繁華的地段,應該有不少東瀛國武者的基地,馬上聯絡神龍組,他們應該知道。”

蕭瑟點了點頭,道:“好的!”

葉凡開車,離開這兒,冇有一路向北,而是朝著市中心而去。

市中心有很多世俗之人,東瀛國的武者也不敢貿然在市中心動手,他們暫時是安全的,隻是可能會被人秘密暗殺。

兩人特意來到了人很多的廣場,露天的餐吧。

找來神龍組的一位負責人,見到葉凡時,很激動。

他自然清楚葉凡在華夏的戰績,帶領眾多盟友、弟子摧毀六上宗之一的天照宗,乃是強者中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