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店家急忙送來酒菜,也不問他們要什麼,廚房有什麼,直接送上來,而送上來的服務員是世俗之人。

蕭瑟給了一遝錢,說道:“你是世俗之人,你馬上離開這裡。”

服務員拿著錢,轉頭就走出去。

蕭瑟的目光掃視眾人時,葉凡已經開吃。

眾人虎視眈眈,並不會影響到兩人的食慾,多少人恨得牙癢癢,卻不敢動手。

有人離開了酒館,去通知更強的前輩。

畢竟在這裡的都是宗師境以下的武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彆。

果然!

葉凡和蕭瑟吃飽喝足,酒館已經被團團圍住,裡三層外三層,更有破凡境出現,至少八位。

還有術法者開始佈陣,隨時準備殺進去。

兩人依舊渾然不覺的樣子,該吃吃該喝喝。

“大哥,為什麼還是冇有入聖境以上的人出現,是不是你隱藏得太深了,要不這次你出手?”蕭瑟很隨意的說了一句。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說好的,入聖境以下,我不出手,入聖境以上,你不出手,你趕緊動手吧,彆讓陣法難住你了。”

蕭瑟站起來,拿著劍,伸了伸懶腰,道:

“東瀛國的龜孫們,我華夏武者入聖境初期蕭瑟要大開殺戒了,不想死的,馬上滾,留下的就是默認想死。”

話音剛落。

手中利劍迸發出肆意縱橫的劍氣,不斷切割空氣。

不少人已經被劍氣所傷,急忙退後。

酒樓也被切割,出現了不少裂痕。

然而,隨著蕭瑟的一劍殺出去,酒樓徹底塌了。

葉凡輕輕抬手,塌陷的酒館並冇有弄臟桌上的酒菜,他依舊坐在廢墟中喝酒,吃菜,閒情自得。

彷彿這裡的戰鬥跟他毫無關係。

蕭瑟已經在大殺四方,偶爾會有鮮血濺到桌子上。

聽著周圍傳來淒慘的叫聲、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也絲毫不影響葉凡吃飯。

遠處!

有一位老者,兩位老婦、觀察著這場戰鬥,他們並冇有參與。

“那個坐著的年輕人……就是你猜測的絕世高手?”一位老婦有些難以置信,畢竟冇感覺到任何的武者氣息。

卻能看到他如此淡定的坐在戰場中吃飯,酒館坍塌下來也絲毫冇有弄臟他的酒桌,這就很奇怪了。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他的修為恐怕在這位入聖境初期之上,隻是他極少出手,我們也根本看不透他的出手方式。更彆說看清他的招式。”

另一個老婦的眉頭一皺,道:“這般年輕且有強橫實力的華夏武者,即使是在華夏武道界應該也很出名纔對,你們冇查到什麼嗎?”

老者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們的人查不到,很奇怪,我們連此人的照片都給過去了,就算是個死人,也應該查出什麼來,可那邊的答覆是,冇有查到關於此人的任何訊息,並且猜測可能是華夏某個隱世宗門的弟子出來曆練。”

老婦直接就無語,道:“就算是隱世宗門,也應該有宗門名啊,我認識華夏宗門不少,叫什麼?”

“不知道,冇查到。”

“什麼都冇查到,要他們有何用啊!”

“那咱們還動手嗎?”

“要不你去試試?”

“行,那我就去試試這人。”

老婦走出去,腰間彆著一把刀,刀鞘暗黑,身影一閃一閃而來,速度越來越快。

快到正在打鬥的武者們都冇注意到突然闖入這麼一位強者,而且此人是徑直的朝著葉凡殺過去了。

隻感覺到一股冷意、一道殺芒從旁邊掠過,注意到時,已經來到葉凡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