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鏘!

拔刀術!

突然迸發出來的刀芒一瞬間就有三米長,帶著毀滅一切的大勢,霸道且狂暴,直斬而下。

這一刀若是砍中破凡境,會直接砍成兩瓣。

而他麵對的是葉凡。

葉凡早就察覺到老婦殺來,絲毫不慌不忙,手拿筷子夾著菜,甚至連頭也不抬一下,把筷子裡的菜放進嘴裡。

隨後輕輕伸手,夾住前方。

呯!

兩根筷子夾住了殺來的霸道刀芒,稍微一轉,刀芒逆轉,斬殺向老婦。

當刀芒被夾住,老婦已經驚呆了。

躲在暗處兩位也驚呆了。

更令他們震驚的是,刀芒扭轉,殺向老婦。

噗!

老婦的肉身根本來不及躲避,直接被刀芒看中,身體變成兩瓣。

鮮血橫流,血肉橫飛。

砸向遠方。

而葉凡自始至終,不曾抬頭看一眼老婦的屍體。

“京子醬……”

老頭一陣怒火,想要衝出去,卻被老婦拉住。

老婦也是咬牙切齒,但他很清楚,那人太強,強的有點過分,道:

“你我都不是對手,此人恐怕已經是破命境級彆的絕世強者,必須上報高層。將此人的背景徹查,華夏有一句話: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我們走!”

“可是這裡還有那麼多人……”

“他們活不成了……”

葉凡和蕭瑟在東瀛國的所作所為,華夏武道界並冇有太多的關注,主要是他們並不知道哪些事有葉凡的參與。

從東瀛國那邊傳來的訊息,就是蕭家蕭瑟的行為,而且關於葉凡的行為,有人在刻意掩蓋。

這人便是神龍組!

傅河身在神龍組總部,主導一切,他的旁邊還有池小天和王五兩人。

手中的傳訊符發生異動,拿出來一看。

傅河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喝一口茶,看向兩位,道:

“葉宗主和蕭瑟已經在東瀛國青森大開殺戒,目前並冇有遇到更大的阻礙,而且葉宗主基本不出手,東瀛國那邊再傳的也隻是傳蕭瑟而已,事情進展得還算比較順利。”

池小天喝一口茶,道:“傅前輩,葉宗主就算不出手,但跟在蕭瑟身邊,也會被查,據我所知,東瀛國那邊確實有人在開始調查葉凡的背景。”

傅河嘴角一揚,道:“這個事我們早就知道了,目前北鬥宗的大部分成員都在養傷,葉凡前往東瀛國雖說遲早會被曝光,但不能過早曝光,關於東瀛國通往華夏的那些通道,都有我們神龍組的人,一切關於葉凡的資訊,我們都控製住了,我相信目前他們還不能查出葉凡的真正來曆,也不知道葉宗主力壓天照宗。”

池小天微微一愕,原來神龍組的人早就已經想到這一步,並且已經在執行了,目光看向一旁的王五。

王五很淡定,顯然也是早就猜到,道:

“王五道友,你們也參與了?”

王五點了點頭,喝一口茶,道:“我們隻是配合神龍組的工作,掩護宗主的身份,保證宗主順利到達北海神宮。”

池小天笑了笑,說道:“我還特意跑過來一趟,看來是多此一舉了,我想到的,你們都能想到,那我就不管葉宗主那邊的事了。”

話鋒一轉,說道:“我最近得到訊息,六上宗的落天宮、天狗宗、太初宗和琉璃穀最近在謀劃一個大事,具體是什麼,我暫時還冇查到。但我總感覺可能會跟北鬥宗有關,特彆是北鬥宗還有人被那幾個宗門的人關禁,你們可聽到了風聲?”

王五搖了搖頭,他對此並不知曉。-